Pinned post

转发数学家Terry Tao早前的一篇文章,从理论上来解释为什么我们需要“吐槽”、“键政”、“发声”。除了记录事实之外,更重要的一点是,表达不满,可以让他人也知道“XX是不合理/不正常/不正义”的。“mutual knowledge(每个人都知道)”和“common knowledge (每个人都知道其他人知道,也知道其他人知道自己知道)”是不一样的。每人都知道皇帝的新衣不存在(mutual knowledge),但大家不知道别人是否知道或别人是否知道自己知道,不是common knowledge,所以皇帝的新衣的闹剧得以继续。直到孩子指出之后,变成了common knowledge,这个戏才得以收场。我们的表达,就是为了达到这点,点明皇帝没有新衣,疯狂才能停止。这也是为什么官方会尽力封杀任何讨论,因为一旦大家公认了傻逼,傻逼就无以为继了。(原帖是针对16美国大选的场景来说的。第一段里有个blue-eyed islander puzzle也是个很有趣的逻辑游戏,大家可以点去看看)terrytao.wordpress.com/2016/06

Pinned post

“CCP高喊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真的是年度最佳笑话。还剩大半年,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超越自我,再创傻逼新高峰?

我们小区封了73天,期间做了得有三四十次核酸,每一次,都是大喇叭挨楼喊,不是喊一声两声,他妈的在每栋楼下要放十几遍“抓紧时间下来做核酸”,加上你家左边右边对面的,以及对面的左边右边,你都能听到,等于是隔一天就会听到喇叭喊几十次。
这些核酸做了屁用没有,你做了10次阴性还是20次阴性都不会让你出门的。
结果,到了放风前一天和解封前一天的核酸,这次做了真的能出门,但没人告知,喇叭放的是“请有需要的居民下楼做核酸”,在小区随便转了一圈就走了……
这件小事体现了天朝的日常治理:
真的有用的、有好处的事,政府不会逼你做的。
逼着你做的,基本都不是啥好事。

笑死,现在都流行称赞隔壁了吗?“留过学跟上中学还是不一样”哈哈哈哈哈

(冒犯到朝鲜人民的苦难请见谅)

我不但无法支持,而且比较反感当下你国对战争性侵受害者(“慰安妇”)的纪念。原因是:它仅仅是在控诉外国侵略者施加于受害者的伤害,却丝毫不肯提及,更不肯反思和追责,本国人对受害者的荡妇羞辱行径,给受害者带来的更为持久和严重的伤害。

从幸存至今的“慰安妇”受害者的经历来看,她们无一例外地遭受到本国“同胞”的污名化和排斥,这使得她们的后半生大多经济困难、缺乏家庭和亲密关系,有些人还在你国的政治运动中受到迫害。而这些来自“同胞”的伤害,从未被正视,更没有被追责。

我记得我很喜欢的一个女权博主,对于“慰安妇”受害者,曾有过一个很辛酸也很愤怒的评价:她们前半生的苦难是侵略者带来的,后半生的苦难,是自己的同胞带来的!

如果我们面对受害者的时候,只控诉侵略者,而丝毫不肯反思,本国人给予她们的伤害,那么,这样的控诉就是伪善的。受害者没有被看见,更没有被给予正义。

现在中国渐渐出现各种问题,比如说烂尾楼问题,银行暴雷问题,一个首要的解决办法还是封锁消息。现在感觉第二个解决办法是受害者有罪论。比如他说烂尾楼是有征兆的,你偏要去买,是你自己的问题。政府当然不会出来说,而是一堆水军。于是掀起一股人民斗人民的浪潮。矛盾可以在斗争中被消解。

被五岳散人讲的一句话笑到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那种投资,也不是完全没效果,只是培养骗子的速度,总是要大于干正经事的速度。真的,稍微对体制内的办事流程有点了解的人就会知道,写报告过审批拿项目搞经费这种事,正经人绝对搞不过骗子。别的不说,几乎所有立项申请都有一个反常识的要求,就是事先就要求你讲清楚每一步打算怎么干。诚实一点的人本能的反应就是:如果我都知道了要怎么干了,还要申请经费去研究这个问题干嘛?

8月10日晚7点,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弦子诉朱军性骚扰一案二审维持原判。朱军和此前一样没有出庭。
弦子中午在大家的陪同下到达,晚上9点后才走出法院。因为封路,被驱赶,支持者都三三两两水一样分散了。弦子出来后,朋友们又从四面汇集到离法院有一段距离的广场。
大家纷纷向弦子献花。之后,弦子向等待在外的关注者朗读她在庭审中的陈述,并对到场的人表示感谢。大家拥抱在了一起。
直到9点49分左右,警察将人群驱散。

港片里面,黑社会和黑警都必须出现在1997年以前。电视剧里,为了不戴口罩,时间点一律发生在2019年以前。而现在《隐入尘烟》提示了我,电影里的贫苦生活,也只允许发生在2011年以前。子曰:操他妈的。

喀布尔也有勇敢的女性为了女性权益游行,一边想哭一边心提到了嗓子眼。

比起厭世我只是單純地厭人而已,我清楚地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和生靈,然而人類(包括我在內)就是地球的蛀蟲,人類的自大在於把自己和這個世界混為一談,不會真的以為自己是這個世界的中心吧,糟糕的不是這個世界是我們啊,人類滅絕世界就美好了所以

因缺斯汀。就是说既然Nancy Pelosi去过台湾了,那美国谁去台湾就都可以了吗?今天美国又排代表团去台湾了。但是新闻完全没有报

《黑寡妇》女演员Florence Pugh因一番女王言论登上这两天的欧美各大头条。

起因是她在近日的一次活动中穿了图1的裙子,随之而来的是遇到了大量诸如“飞机场、八字胸”等身材羞辱和攻击谩骂。不过性格直爽的Florence Pugh并未退缩,而是发布了一长篇言论回应:

#赛博碎纸机

中国大多数人,生孩子养孩子都是功利的。就像我前段时间在豆瓣看到一个在美博主的日记,写自己看到的美国家长,下面评论“所以这个美国家长生孩子,纯粹就是为了感受养育一个生命的过程吗”,我在想那不然呢,正常的父母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只有在中国或东亚,控制孩子把他们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否则就“不是我的孩子“,才是不正常的吧。

(因为做好了不会再回到大陆的准备)偶尔想到好多好吃的可能确实吃不上了也有点遗憾,但是前几天华春莹给了我很大启发————我可以去台湾吃啊!

转自twitter。实话实说,扶贫有的地方做得还可以,但是投入太大,回报很低。而且现在烂尾楼问题也造成了很多绝对贫困户。熊A新区貌似还在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放。厕所革命没听说过。1b1r有些走偏了,过于注重基建,最近有一个肯尼亚的铁路,也遇到同样的剧本,投资太大,效益不好,本来是连接肯尼亚和乌干达,但快到乌干达就不修了。

zz十年汇总:
1b1r:斯里兰卡破产,政府垮台,巴基斯坦濒临破产
熊A新区:彻底烂尾失败
北京证交所:无疾而终
亚投行:大量减免国际债务,血本无归
1000人计划:被当做间谍名单
芯片工程(10万亿):主要负责人全部下马
房地产:大面积烂尾楼断供
扶贫攻坚:6亿人口月入不到一千
节能减碳:为挽救经济不得不降暂停
厕所革命:大量废弃
香港:失去国际自由港和金融中心地位
TW问题:和平统一已无可能
国际关系:欧美日印澳成为敌对关系

=======分割线======

转发过200。同样的帖子让我在豆瓣被封180天,我ctmd。

我做一个总结吧。一共6条。

1. 经济下行,债务危机,地产与银行危机
2. 人口老龄化
3. 国际关系紧张
4. 自由被剥夺,包括言论自由,人身自由(如疫情管控),文艺作品的创作自由
5. 营商环境恶化,比如共同富裕,教育双减,疫情管控,任何企业都可能面临政策风险
6. 阶层固化,不平等加剧,如周公子,张公子等既得利益者明目张胆,而公众也默认不平等现状

界面新闻:住房空置率报告引争议,贝壳研究院致歉
(不让研究住房空置率)

艹工地招演员,100元/天,会拉板车,敲钢管,有人来检查必须演得像复工

Show older
mas.to

Hello! mas.to is a general-topic instance. We're enthusiastic about Mastodon and aim to run a fast, up-to-date and fun Mastodon inst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