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叮当 boosted

橘子曾经问我:你是因为曾经是医学生,看过产房的实况,所以决定不要生小孩的吗?
我:那个时候其实我并没有觉醒,但是看见几十号产妇,下身赤条条地躺在冰冷的产床上待产时,我心里开始打鼓。那时候你会意识到原来女人不是人,她是母猪、母牛,是生育机器。在产房待了两周之后,你会明白女人的真实身份,行走的子宫。
到了后面,在社会上开始混日子之后,你会进一步发现,女人她根本不是人。当人们说人权的时候,说的是男人的人权,婴儿的人权,但是没有女人的人权。胚胎在女人肚子里都比女人有人权。
再进一步,你会发现这个世界是为男人设计的,适合男人身高的安全座椅。男人使用的防护服。就连钢琴,都没有女人的尺寸。
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的药物剂量都是为男人服务的,从未有药物考虑过女人的剂量,药物是不是会和女人的生理周期激素变化产生严重影响。
所以,你看,女人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人。
从我意识到这个真相开始,我便决定了我不生育。

下雪啦!要烫一壶酒,对雪当配热酒呐。应该买个小茶几席地而坐,啊。。。我要去买黄酒,清酒,白酒,烫起来

水叮当 boosted

@yun5 @alic 对围墙内的同胞说几句题外话。
在中国,玉碎不是一个个人选择。伴侣、子女、伴侣动物、父母、亲密的朋友,都是中共的人质。选择表明政治立场、开始明确的抗争,就是选择让这些人一起承担人生被毁灭的风险。
所以,一个中国人说自己没有选择,并不当然意味着ta不敢自己玉碎,完全可能意味着ta认为自己不能拉着一批人陪葬。
2019年的香港与同期的中国到底是不同的,特别是,中共应对公民走上街头的熟练程度是不同的,祸及家人这个操作的惯常程度也是不同的。
借用梅艳芳被广为赞扬的那句,“我和有些人不同,我不会等到改了国籍才发声”,“有些人”如果包括中国人,那么这些中国人并不可耻、并非不勇敢。
这些分析并不意在减损香港人的勇武,作为中国人我当然敬佩、惭愧和自叹不如。但是,【不是没有选择而是不敢玉碎】这个评价标准并不适用于那些觉悟的中国人。这话不是在评价原po发言的对错,而是对墙内同胞说的。不要对自己不自由的现状有太重的道德包袱。

多伦多街头总能看见卡车🚚,这边的卡车总是油漆铮亮,颜色鲜明,让我想起威震天来,回想国内的卡车一个个都长得饱经沧桑的模样,可能这就是文明社会和原始社会的区别吧

水叮当 boosted

交完申请了!激动!兴奋!不知道该跟谁说!九月初决定转码,十月初学完python,十月底用python做了一个literature research tool,十一月第一周学完web development。因为预算本来不打算申请UCD的csc,但是11月6号突然资金到位了,6、7号两天收集齐了申请资料,今天写完sop,现在已经把申请交上去了!虽然是一件大事的开头,但我有种做完一件大事的开心。

把亲戚关系想成普通朋友关系,就更容易维持了。(实际上是更容易散了,哈哈哈哈)

@ziwendong 身材管理算是自我实现的一种吧,就是获得成就感的一种方式。反正我靠这种自我管理的成就感坚持的。我就是一长胖就大肚子,所以现在很用心的在维持。

震惊了,测试了一下,豆瓣的敏感词是玻璃心。微信的不是,难道是机器人的阅读理解???牛逼大了呀

Show thread

我被惊呆了,微信现在居然带敏感词过滤功能了。我发的内容对方收不到。我猜敏感词可能是黄明志,但对方收不到这个就太尼玛扯淡了。一个不给交流的工具,还是工具吗?
内容就见图,发豆瓣直接给删了。服气。

今天在英语班老师的带领下去河边看三文鱼洄游,结果天气太暖和,没看到啥鱼,但是这条路真的非常不错,往返总长才7公里,以我这种非常讨厌步行的人都可以接受,路况还好,刚刚修好的人行路,老师说上周还没有呢。也可以骑单车走。在Old Mill地铁站下车,那边也有免费停车场,开车去也行。真是太喜欢了,过一阵天冷点我再去,据说能看到好多鱼!!!!!

最近刷到两个油管的有意思频道,都是讲故事讲的好的,一个是文昭谈古论今,讲中国大棋的,一个是自说自话的总裁,讲各种科普的,都是讲故事的方式,很有意思

@yun5s 哈哈哈哈,我是对“奉献”这个词有点ptsd

电梯里碰见一个外国人问我拖车哪里买的,我说亚马逊,结果他复述出来音根本不对,我说了好几次也没纠正,有点懵,出来查了一下字典,我特么发音不对!!!!难怪对方没听懂。。。

水叮当 boosted

因为工作的关系更多看诺奖科学方面的奖项,刚刚点开邮件看到诺贝尔和平奖,突然眼泪就下来了 

其中一个和平奖颁给了俄罗斯的记者穆拉托夫,是俄罗斯独立报纸《新报》的主编,他想把这个奖项给自己的6名同事分享,而这些同事都已经被暗杀了。其中一个报道车臣战争的女性记者,在普京生日这天被枪杀。

俄罗斯控制言论很有手段,甚至把《新报》当成展现民主的工具:你看我们有言论自由呢,他们在批评政府啊。而这些报纸的记者和编辑们,都命悬一线。

克里姆林宫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迅速祝贺穆拉托夫获奖,毫不忸怩。

穆拉托夫还引用了苏联作者、诗人Alexander Tvardovsky的一首关于“幸存者内疚”的诗:

I know that it’s not my fault 我知道那不是我的错
That others did not return from the war 那些没能从战争中活着回来的其他人

That’s not the point, 那不是问题所在
but still, but still, but still… 但还是,但还是,但还是……

看到这里我心都碎了。

**来源:方可成的新闻实验室

@Soitgoes 中国长辈的典型特征,“你得按照我的规则”,真特么的可怕。

体验一下go train了,怎么就跨城了呢?不懂

Show older
mas.to

Hello! mas.to is a general-topic instance. We're enthusiastic about Mastodon and aim to run a fast, up-to-date and fun Mastodon inst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