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水叮当 boosted

整理一下从去年确诊突发性耳聋到现在的诊断和治疗经过,供大家参考。

阅前注意事项:
1.全文仅提供参考,若发现明显的听力衰退/持续耳鸣等情况请及时就医!切莫错过黄金治疗时间!
2.嘟主的诊断治疗及助听器验配在日本进行,与国内流程可能存在一定出入,敬请谅解。

我是去年下半年出现了听力衰退的情况,由于正值备考期压力太大+作息不规律,约一周内从起床开始都在持续耳鸣(但当时安排紧张没有重视,只是当成了身体过劳,所以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
持续一周后,发现自己听力出现了明显的衰退,具体状况如下:
1.听不清别人(尤其是男性)需要对方多次复述。
2.听力考试成绩无端下降。
3.严重耳鸣导致呕吐,影响日常生活。
联想到家族内有很多不同程度的听障患者,感觉再拖要完犊子了(……)遂抽空前往耳鼻咽喉专科诊所就诊,由于日本的就医流程和国内不太一样,下面仔细写一下,方便象上在日的朋友参考:

2020年9月:前往家附近耳鼻科クリニック初诊,初诊结果不太好(怀疑突聋/急性低音听障)吃药得不到控制后转至大医院后确诊突聋,开始激素治疗。
注意点:
1.最好不要直接前往综合大医院,先去专科诊所做初步诊断完毕,如果情况严重,医生会为你开介绍信,然后再去大医院。
2.诊所初诊一般会比营业结束时间早一点,去之前先打电话/查看诊所官网看看时间。
3.带上身份证件和医保卡,在留更新完记得及时去役所换新的医保卡,以及随时注意医保卡多久过去,不然会多花很多钱/
4.尽可能早点去,有些傍晚/晚上会有额外费用。

2020年10月:右耳中度听障(主要损失低音部)左耳轻度,因为耽误了治疗时机(。)预后不咋地……结束治疗后转为长期吃药保守治疗,在医生指导建议下,决定去配助听器。
单耳预算20万日元配了助听器,从选配到调试前前后后花了两个星期。因为经常做运动,和耳内舒适度太差,最后耳挂式助听器。选配时不要嫌麻烦,一定要把预算内能试的通通试一遍再下决定,调试时也请遵照指示从安静场合到热闹场合逐步测试并记录,以及不要冲动购物。
备注:在日的朋友请查看你所在地区政府官网,根据病情程度可以申请办一本残障手册(虽然我还没办)和助听器补助金,一些大学也会提供支持,请不要嫌麻烦,大力骚扰教务的邮箱吧!(。)

补充一些细节:
Q:突聋听说和喝酒有很大关系诶,你喝酒吗?
A:能喝,但病发那一年基本没喝且自身不爱喝,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Q:医生说了主要原因吗?
A:医生说最大诱因还是缺乏睡眠+压力太大,一定要注意调理自己的身心健康,以及整个治疗过程中也要保持好心情(密切关系到预后)治疗过程真的很漫长,逐步丧失听力的感觉也真的很心烦,可能最终结果也不咋地。但不管怎么样也要相信医生不会平白无故害你的……船到桥头自然直……相信医生,也相信自己。相信!

Q:听说国内助听器验配市场很乱,是真的吗?
A:我没有在国内配过,但在国内陪老人配的时候确实出了很多问题,一定要小心为上不要被推销编进去了,相信你的医生!(三回啊三回)

Q:什么时候就该去医院看看了?
A:医生说现在年轻人突聋的越来越多了。感觉持续耳鸣或不适感(像是坐飞机时的压迫阻塞感、疼痛等)就一定要及时就医哦!没事皆大欢喜,有事经过及时治疗,恢复情况都挺不错的。

Q:为什么只配了一只耳?
A:当时预算不足(悲),而且另外一只耳朵状况还好,最近复诊左耳也不太行了,大概还要再配一只吧。

先写到这里,欢迎交流和补充。

再次声明:仅供参考,如果怀疑听力下降请及时就医!

水叮当 boosted

黑鹭张开双翅进行捕鱼。这有助于黑鹭更清楚地看到鱼,同时创造一个阴影区域,当鱼感觉到危险时,自然会被吸引到阴影区域。

weibo.com/3911558393/K1zOEv41s

封杀这事太离谱了,就是没有公布原因,没说清楚为啥,直接悄悄下架。我在微博上说了一下,回复内容有,八千?五十万?间谍?精日?
我震惊了。其实我现在都不明白精日是个啥意思,是只喜欢日本文化吗?还是只要喜欢日本文化就叫精日?还是夸奖日本文化就叫精日?还是任何表达对日本人/企业的赞赏都叫精日?
还是精日跟间谍一样,都是个帽子词汇,想扣谁就扣谁。属于“你不爱国”的简洁表达,毕竟不爱国不够严重,“背叛”才值得大批特批呐

我刷了没一会儿tinder就被封了。😭😭😭。没上传自己的照片连看都不给看吗?

我想玩下tinder,谷歌了半天咋玩,然后里面说,总之要见面的。社恐觉得,对不起,打扰了。我还是拿来刷照片吧

水叮当 boosted

RT @frankyuyong
🇨🇦🇨🇦🇨🇦花了两个月,录制了30个视频,累计超过17小时,涵盖加拿大移民体系,移民前准备工作,办旅游签学签工签的注意事项,站在中立角度介绍所有联邦和省提名移民项目

看完视频,不敢保证你移民成功,但大概率不会被各类黑中介忽悠

链接👇,不用点赞了,请直接转推。谢谢!

youtube.com/c/DecisionMade

水叮当 boosted

@flyover 这是一份British Council 提供的雅思写作指南。

链接: pan.baidu.com/s/1XVg6baI8BZZ1m 提取码: 9b17

非常短小。看起来几近弱智。但是!非常实用!让人快速摆脱国内英语写作教育的歪门邪道,认识真正的雅思写作思维方式!然后你会发现什么长难句高难词都是谢特!逻辑才是王道!【此外真题提供的例文和点评也很值得一看,能从点评里看到考官到底在意哪些点~

水叮当 boosted

*本条严禁转出长毛象*
*本条严禁转出长毛象*
*本条严禁转出长毛象*
推荐所有人来油管看这个翻墙原理讲解视频,全系列共十一期,倍速播放约需2.5h,浅显易懂,不讲细节只讲构架,理解难度低于国二计算机
◾️需要关心的内容有:
一、GFW如何工作,为什么墙内无法访问墙外
二、VPN、SS和VPS分别采用了什么办法翻墙(是的,vpn只是其中一种手段,不是所有工具都是vpn)
三、以SS为首的一系列协议(如SSR、trojan、V2ray)为什么被认为是目前最有效的翻墙方式,与vpn/vps的区别在哪,各协议之间优劣在哪
四、路由器(刷固件)、软路由与网关模式(主机加密)的区别与使用场景
五、各节点所属线路有什么区别,其本质是什么(如IPLC专线是从上游供应商采购的高价高速短途通信缆)
六、使用以SS为首的一系列协议的节点供应商被称为机场*,为什么轻中度非编程专业使用者更推荐使用机场而不是自建vps,vps的维护难点在哪
*本条严禁转出长毛象*
*本条严禁转出长毛象*
*本条严禁转出长毛象*
七、翻墙从中国法律法规层面上是否违法,执法的具体实施力度是怎样的,为什么说vpn是风险最大的翻墙方案(目前公开的行政处罚案例中基本都是vpn使用者受到处罚)
八、政治敏感时期的机场及vps选购使用方案
九、为什么机场会跑路及机场选购原则
◾️不需要关心的内容有:
一、油管主的政治观
二、油管主的性别观
三、油管主的评论区
建议大家薅知识的羊毛不要手软,但跳过油管主所有自我陈述部分
◾️为什么推荐这个系列:
民间需求与公权力严打之间是此消彼长的动态关系,翻墙手段与GFW也是不断技术斗法的过程,只有了解原理才能应用于解决问题
个人看完的体会是,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之后,因为有了充足心理准备与信源,机场从方舟变成了选购商品,不再恐惧没有梯子/梯子太贵/供应商跑了之后要如何翻墙,换句话说,最恐怖的是未知
我可以保证,尽管不教任何操作方法,比如shadowrocket怎么用,但看完之后你对翻墙的大部分疑惑、不理解、操作上的挫败感都会烟消云散
*本条严禁转出长毛象*
*本条严禁转出长毛象*
*本条严禁转出长毛象*
◾️基础知识我都懂不需要看这么长视频:
推荐机场测速爱好者毒药的博客
基础知识:duyaoss.com/archives/1086/
各中继节点及线路区别:duyaoss.com/archives/2741/
部分机场tos和审计:duyaoss.com/archives/2706/
看完大框架理解就没问题了,前提是,163骨干网、代理协议运作机制、托管策略这一类的概念都很清楚
以上内容均需翻墙
*机场:因SS之后的一系列通信协议,大多使用了初始SS的飞机图标,使用这些协议提供服务的供应商被称为机场
◻️ok?start youtube.com/playlist?list=PLqy

在油管上看文昭谈古论今,居然把时事政治看出了追连续剧的感觉,挺有意思的。如果都是这种实时上演的电视剧,我还是挺有兴趣看看的。

水叮当 boosted

#长毛象安利大会
每时每刻都在上演更糟心的事情,太容易觉得无力焦虑了,决定把注意力集中在读书学习跑路上。英语水平退化得差不多了,最近打算拿托福的阅读做复健训练,是之前在淘宝上买的汇总,分享给有需要的大家。祝我们跑路顺利,也给自己攒攒人品。

链接:pan.baidu.com/s/1gt0cuFSOflCOs 
提取码:mjb9

水叮当 boosted
水叮当 boosted
水叮当 boosted

转自微信公众号微胖FUN
留学中国的阿富汗博士,因发表反塔利班言论被网暴,疫情间曾向中国捐赠口罩
最近几天,阿富汗青年、浙江大学在读博士生佳蓝·巴泽旺(Jalal Bazwan)的中国社交平台上,总会涌入一些难以入目的攻击话语。

佳蓝在中国生活了近十年,先后就读于深圳大学、南京大学,现在是浙江大学研究世界历史的博士生,最近却因为他在社交平台上发表反对塔利班暴行的言论,招至一些中国网友辱骂。认理、爱辩论、有批判思维的他忍不住回怼,但很多时候还是在旁人的劝慰下,忍了下来。

国家命运和个人生活在此时密切交织,他可谓“腹背受敌”。佳蓝人在喀布尔,经历着国家在塔利班掌控下“看似平静”的改朝换代,同时在第二故乡中国,他也体会到网络舆论场上的“战火连天”。

当评论区成为舆论战场
自塔利班占领喀布尔之后,佳蓝一直持续在中国社交平台上更新当地情况;作为研究世界史专业的青年学者,他还会发表对于阿富汗局势的分析和判断。

他一直更新塔利班的暴力行为,呼吁世界媒体关注阿富汗偏远省份的糟糕情况,比如在楠格哈尔·加尼·哈伊尔地区,塔利班向儿童开火,要求本地人为他们提供食物和住所,去餐厅免费吃饭,去加油站强迫加油站工作人员免费给汽车加油……

他反对塔利班的言论,激怒了一些与他观点不同的中国网友。“很多人发给我私信说,你有什么资格使用我们的互联网发表对阿富汗局势的分析和自己的观点。”有人甚至直接对他进行人身攻击。

一位关注佳蓝的朋友给他发私信说,“中国有一些支持塔利班的人,其中有人可能偏激,注意安全”。

还有热心人建议他取消点赞其他中国女性的发言,因为这样就不会有人攻击他“眼馋中国女生”。“现在有一些人比较偏激,对于他们不认可的外国人很排斥,能找出很多理由攻击你。保护你的观点不因为这种理由而受攻击,也是在保护这些女性朋友不被骚扰。”

本是善意提醒的话,却让佳蓝觉得难受,但他还是听从建议,取消点赞了。

“你们没有资格说我是什么样的人或有什么想法。如果你们不喜欢我的想法请可以无视我发的内容和文章。”佳蓝曾在头条平台如此写道,但后来自己又把这条消息删除了。他目前删除了在头条平台发表过的一些内容,只在微博继续更新状态。

现在他每发一条社交状态,评论区都成为网友的“舆论战场”:有人说着难以入耳的宣泄情绪的话,也有人感叹阿富汗人命途多舛。还有人鼓励他,应团结所有理性的和平的宽容的力量,发出自己的声音;劝他不要因为某些评论而生气。

想再找份高校工作却屡屡碰壁
佳蓝出生于1991年,本科就来到中国求学,现在是浙江大学世界史专业在读博士。2020年1月底,由于签证到期,佳蓝不得不回到阿富汗,后来因为疫情,一直未能返回中国继续学业。

他用中文记录了在阿富汗的这一年的生活。去年6月,他们一家都感染了新冠肺炎。但他们没有去医院,依靠吃药,最终自愈了。他本人因为这个留下后遗症,嗅觉变得不再灵敏。他当时说,新冠肺炎在每日战乱、出门就面临死亡的阿富汗人民看来,只是一场持续几周的普通感冒罢了。

2020年10月,在塔利班的轰炸中,佳蓝老家的堂弟和几位亲戚遇难了。据他说,大部分遇难者都是未成年人,有的甚至刚出生不久。一位失去孩子的母亲受了刺激,现在还经常跑到袭击地点寻找孩子,“精神已经出了问题”。

他的手机里至今留存有这场袭击过后的照片:有遇难者的亲人蹲在蒙着白布的遗体旁流泪;有人手里拿着被鲜血浸染的书本;两个婴儿头部被炸伤、躺在一张塑料布上接受治疗……

但他依然是个积极乐观的人。这一年多,他会在微博分享关于阿富汗的一切:雨后的喀布尔街头积水、小孩子在游泳;阿富汗色彩斑斓美丽的传统服装;楠格哈尔省偏远的高中学校;巴达赫尚的自然美景区;阿富汗盛产的可口干果;阿富汗最好吃的卡布里手抓饭……

佳蓝来自阿富汗南部楠格哈尔省辛瓦里阿钦区一个小村庄,属于普什图族。在被塔利班控制的地区长大,他度过了压抑的童年。2002年他和哥哥跟随舅舅来到巴基斯坦北部城市白沙瓦地区,读完了中学。2012年,他来到深圳大学求学,也是深圳大学录取的第一个阿富汗学生。而到了2014年,因为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领土争端,佳蓝的家人被巴基斯坦政府驱赶,搬到了首都喀布尔。

有媒体写过,佳蓝的阿富汗面孔在中国常被另眼看待,本科有位教授上课时,总是含沙射影地说,伊斯兰社会如何保守极端,望向佳蓝那边。“几次后,我忍不住了,直接举手说:老师,不是每一个伊斯兰都很极端。”

课下,佳蓝还跑到教授办公室,给他讲伊斯兰的历史文化,“尽管我很不喜欢保守的伊斯兰社会,可他的认识是错误的,我还是会纠正他。”

2019年,佳蓝作为留学生代表,参加了阿富汗驻华大使馆庆祝阿富汗独立100周年系列活动。

而去年,他想在喀布尔找份工作,却屡屡碰壁。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阿富汗仍有超过1000万名青年和成年人是文盲。像佳蓝这样接受过高等教育、掌握6种语言、读到博士的阿富汗青年,更是凤毛麟角。

两周前,喀布尔一所私立高校打来电话,愿意向佳蓝提供该校国际关系学院的教授岗位,但他去试课时,还没开始就被叫停了,“因为我口中的历史,与这所学校推崇的伊斯兰教历史观相悖,他们就不让我讲了”。认理的佳蓝争辩说,“为什么不让我讲历史?这对阿富汗非常重要。”

“我不喜欢这个保守的社会,有些话说了会吵起来,时间长了,我已经学会了不说话。”佳蓝觉得与其和朋友出去,不如一个人在家里待着看看书和论文,“如果回不到中国,还得继续去别的高校面试。”

这一周来,在和《凤凰周刊》的交谈中,他说为了保证安全、让总是操劳的母亲放心,自己一直没有出门。事实上,这种状态已经持续很久了。前几个月。他还养了一只叫做Malak的白色小狗和几只小鸟。

曾向中国捐赠两万只口罩,大使发信表扬
距离佳蓝第一次来到中国已经快十年了,他向不少人分享过2012年初到深圳时那个夏天遇到的囧事。

当时他还不会中文,去机场打车,结果遇到的司机不会英文。俩人在机场耗了1个多小时,司机开到高速收费站,售票员也不会英语,这让第一次出国的他快急哭了。后来佳蓝拿着司机的手机给懂中文的阿富汗朋友打电话,才终于指明白路。

在中国的这些年里,他从陌生的异乡人到逐渐融入,也关注中国的各种事务。在大学里他会积极参加公益活动;每逢中国传统节日,他会在微博表示庆祝;而遇到灾情比如新冠疫情、河南洪灾,他也和所有中国人一样,祈祷人们平安度过。

2020年2月,包括佳蓝在内的三位阿富汗留学生在国内辗转收购口罩寄送到中国。

“在疫情肆虐的困难时刻,我们感受到了中国兄弟姐妹的痛苦。我们这些来自阿富汗的学生把中国当作第二个故乡,听说中国国内急缺口罩,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我们很高兴能帮到中国人民。”佳蓝说。

从阿富汗学生协会得知中国缺口罩后,这三个留学生冒着大雪和恐袭的风险,跑遍喀布尔、坎大哈、赫拉特等多个城市的500家药店,耗时四天,购买到2万只口罩,并拜托中国驻阿富汗使馆寄回中国。

后来,中国驻阿富汗大使王愚给在华留学的学生家长写了一封感谢信,特意赞扬了包括佳蓝在内的几位阿富汗学子。

“希望国家最终能靠自己而不是别人”
不少采访过佳蓝的中国记者提到,他在学术上爱钻研,是个正直热心的人。“他是世界历史领域的博士,对国际政治有自己的研究,也在中国待了近十年,中文很好。”一位半年前采访过佳蓝的记者说,当时因为需要采访多个阿富汗人对美军的看法,佳蓝帮忙联络了很多当地人,发出阿富汗人自己的声音。

佳蓝认为,美军在阿富汗这些年不了解国内习俗、对当地人很不尊重,为寻找恐怖分子,经常半夜闯入民宅搜人,给当地人造成很大的羞辱和伤害。

另一位采访过佳蓝的记者记得,佳蓝每次说到塔利班会声音变高。虽然佳蓝是普什图族,塔利班的主要构成者也是普什图族,但他却最受不了类似“塔利班能代表阿富汗人”这样的言论。

“他看过的生死太多了。他庆幸自己还有感情,也希望未来会变好,期望将来不会有战争。他说刚来中国留学时不敢自己单独睡觉,也不敢关灯。这都是战争的阴影。他希望国家最终能靠自己而不是别人。”上述记者说。

“我爸爸57岁了,在战争中出生长大,现在都有孙子孙女了,战争还没结束。而我也快30岁了,还是这样的局面。阿富汗人真的太疲惫了。”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前夕,他向《凤凰周刊》感叹道。

他也判断,随着美国撤军阿富汗,各个国家的“大博弈”会在阿富汗拉开序幕,将来二十年阿富汗的情况可能都不会乐观。

就在8月7日,佳蓝养的小鸟新生了两只幼雏,“它们真是运气好,很快就要学会如何飞起来,然后就再也不用待在一个地方了。”

那时候,他和大部分喀布尔青年仍对当时的政府抱持乐观态度,不相信西方媒体报道的“政府可能会在美国撤军后半年倒台”。没想到的是,短短一周后塔利班就宣布掌权,这意味着像他这样的阿富汗人将陷入巨大的未知和恐慌中。

mp.weixin.qq.com/s/eowLsBBoO5E

Show thread
水叮当 boosted

黃明志這塔也衝得太猛,終於被封了(其實也是遲早的事)

水叮当 boosted
水叮当 boosted

丧葬人员的手机受到监控,不让发真实死亡人数,根据纪录片里的受采访者,一个墓园一下子新建了两三万个墓穴,一个火葬场烧了一两万具尸体

Show thread
水叮当 boosted

虽然早就知道煮肘很操蛋但是以为他也就在网络上大放厥词以及搞搞自己家里的事,没想到这次居然他们公关部所有女生都被开了一刚。。。当事人的场景描述看着眼熟,因为跟使女的故事第第一集女主单位所有女同事打包走人的场景一样一样的,接下来要是借着外部我们的好朋友阿塔一举夺下阿富汗的声势,国内公司一个个跟着效仿开来,就更一样一样的了,另外建议点开知乎原链接看一下我国男性们对公司清退所有女员工这件事情的评论,您就能深刻的理解为啥塔利班能掌握阿富汗大权,因为这很可能真的是各部落“人民”的选择,而我们这里和他们哪里,只隔着一本古兰经

zhihu.com/question/480988023

水叮当 boosted

翻相册翻到 

好像是在推上一个专发裸照的账号那里存的,不知道背景和缘由,但觉得好酷

水叮当 boosted

「利用GFW漏洞进行勒索的恶行正在蔓延

越来越多的信息表明有人正以屏蔽网站为要挟勒索大中型境外华文站点。

攻击者通过向目标网站提交大量包含违禁词的http明文请求、将被墙域名解析到目标网站所用IP等方式触发GFW的封锁机制。

攻击者要求网站以低廉的价格给他们投放广告,如果拒绝则进行上述的栽赃嫁祸。

更为糟糕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正照猫画虎,当你有一把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

那些选择托管于境外呕心沥血成长起来的网站现在要面临新的挑战。

[消息等级 Level B·#重要 ]」

#我在看什么 #转载

t.me/vps_xhq/181

Show older
mas.to

Hello! mas.to is a general-topic instance. We're enthusiastic about Mastodon and aim to run a fast, up-to-date and fun Mastodon inst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