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课程发售啦!!!!中奖的八位朋友!俺已经把课程免费兑换码私信给大家啦!请查看私信查收哦!

基础绘画课程介绍(已更新):

heiheihei.ca/2021/08/30/waterc

俺的绘画基础课是从语言学,社会学,神经学,以及物理和化学的角度来讲解的,是非常非常科学的绘画课程,没有任何”凭感觉画画“的内容,是一门按逻辑画画的【纯 • 0基础绘画课】。中文语境中你不会再找到第二门这样的绘画课啦!

课程观看必要条件:

① 请确保你已成年
⚠️这是成人课程...需要你至少完成高中学历,因为课程里有用到初高中的一些知识,忘了没关系我们课上会复习,一点都不难...是非常简单的小知识⚠️

② 可以正常观看youtube等网站,海外课程无法使用任何国内社交媒介,因此不能用微信群等软件做交流,使用discord平台

我在上海的朋友最近想法设法逃离上海,目前还没成功。订机票机票取消,高铁票买不到。之前计划徒步去机场,但是飞机不飞。希望能顺利买到高铁票这个周末完成逃离。揪心。好好的城市,现在需要民众实践大逃杀

billyshowell.com/pages/special

Billyshowell的网课打折啦~一个月只要11欧,是超值,超划算,超棒的水彩课。只上一个月的课程,也能让你掌握最厉害的水彩植物花卉写实技巧...强烈强烈推荐...

The 20% discount offer expires at 23:59 (GMT) on May 16th 2022.

折扣时间有限欲购速从(不过我记得她家每年是有两次折扣,错过这次其实也无所谓😸,但这确实就是最低价格了)

【抱歉我应该补充一条】billy的课对于纯绘画小白,我感觉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如果能稍微有一丝丝一丢丢素描基础,那么你会以最大程度获益。

正在读何伟昨天发在纽约客的文章。他提到,在涪陵上课的时候,遇到敏感话题,整个教室会落入巨大的沉默。沉默中,同学们齐刷刷低下头盯着课桌,而他盯着这些下垂的脑袋,心跳加速、脸刷一下红了。最开始他把那一刻当作“felt most like a foreigner”的例子,但是事实恰恰相反。他逐渐意识到,这种physical reaction其实是大多数年轻中国人同样经历着的,原来“The Party had created a climate so intense that the political become physical.”
我想到了无数次戛然而止。利维坦是次要的,在那些欲言又止的微妙时刻,年轻的异议者面对着的是好多张已经封闭的嘴巴、好多双刻意盯着别处的眼睛。在巨大的恐惧下,发言者成了那个唯一脸红的、尴尬的、手足无措的人。压迫以一种physical的方式存在于发言者和沉默者中间。
不过political和physical之间可能本来就没有那么大的区分,在不自由之处,政治从来是以暴力的方式关心着身体。

哈哈哈哈哈今日看到推上最佳,一人说:把伟哥禁了吧,如果怀孕是上帝的意愿,那么阳痿也是!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长文预警:内容约 1.5K 字] 感觉很多新人还是不太理解 Mastodon 的运行机制,容易对呜呜站的社区规则产生错误的解读 ... 

🌸 关于毛象去中心化
“Mastodon(长毛象) 是去中心化的,和主流的商业运营的社交平台不同,每个人都可以搭建自己的实例站点并接入到 Fediverse(联邦宇宙)。”

去中心化的工作机制,其实是高度冗余的,在每一个互联到的实例站点上,都会把跨站用户发出来的帖子缓存到数据库里(跨站时间轴)。

可能这个机制比较难理解 ... 举个例子帮大家简化一下:
互联互通的实例群集加起来组成了大型的长毛象论坛,而每个实例,都是有着各自版规的论坛版块;本站时间轴(Local Timeline),是本站的版块,受到本站社区规则的约束;跨站时间轴(Federated Timeline),是所有其他版块内容的集合,由内容所在版块的社区规则约束。

这一点是要意识到的:在去中心化的联邦你是能拥有多个实例账号的!
甚至在呜呜站,你也可以注册多个呜呜账号,不用担心冗余浪费,这些信息本来就会同步缓存到每一个互联实例上。

🌸 关于呜呜社区规则
通过上文可以了解到,社区规则其实只针对本站用户发布的帖子,一般不涉及到跨站轴的其他实例用户。(当然,一些离谱的内容还是可以举报给站长采取更多实例级屏蔽措施的,例如:跨站轴出现真人儿童色情)

怎么理解呜呜站不参与三次元键政?

首先要明确一点,呜呜从来没有禁止这类内容,也没有因为这类举报直接封禁萌新用户,而是逐条私信鼓励大家去了解去中心化机制,正所谓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嘛 ... 大家多注册几个其他实例魂器,把敏感内容和日常分享隔离开,也能做到更好地隐藏和保护自己,减少被关联到的风险。

呜呜站用户就完全不接触这类内容?其实不是的,呜呜的用户一样可以关注跨站轴了解到这些内容,并且收藏、书签也是没问题的,善用列表功能也能隔离出时政列表和摸鱼列表等 ... 只是回复和转嘟这种会出现在本站时间轴和用户个人主页的操作需要注意一下,切换下实例。呜呜也从来没有对跨站轴做实例级封禁,有可以接受呜呜站请求量的中继实例,呜呜也是第一时间加入的 ...

而且,大家平日里应该也受到了不少来自社会的压力,接受这类消息大部分精神压力都是很高的,为何不能在休息时间拥有一片可以沉浸于虚拟世界(ACGN)的净土(本站时间轴)?一直紧绷着自己是容易出问题的,释放自己压力也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一环。我也希望呜呜的本站轴可以是一个温馨治愈的地方,而不是致郁;养精蓄锐了,再去面对那些问题 ...

为什么呜呜站不参与三次元键政?

这点其实也和优化线路有关,呜呜站核心服务器不在墙内,但为了照顾到绝大多数不会挂梯子的用户,呜呜专门优化了直连访问速度,比起多传几张大图,大量敏感内容的出现带给呜呜的运营负担才是更重的。如果 wxw.moe 域名下充斥着大量公开的此类内容,会导致呜呜站被上游运营商拔线清退,所有直连访问流量只能绕美甚至被屏蔽,指数级增加呜呜站的访问优化成本 ...

另外 wxw.moe 在 2017 年底就已经建立,作为一个偏向 ACGN 的传统、开放、包容的 Mastodon 实例,本着开源社区的精神,呜呜不会启用实例安全模式,不会默认关闭用户的搜索引擎索引,并希望能尽量 Peer 到 Fediverse 上每一个有趣的星球 ...

目前呜呜站已经加入 joinmastodon.org 官方服务器列表,其中也有一条规则是:官方列表收录的实例不应该开启实例安全模式。呜呜的跨站实例互联数也已经达到 9705 个,为了照顾到绝大多数实例的社区规则,呜呜站输出的内容也应该是绝大多数实例都能接受的。

🌸 给萌新用户的建议
开放和安全往往是互斥的,一个版块自然也不能满足所有需求。
据我了解其实很多用户在呜呜站发敏感内容的时候,是直连裸奔的 ...

由于需要对恶意流量(采集、爬虫、暴力破解密码等)采取对策,所有的 Mastodon 实例都会记录登录 IP;而我私信的绝大多数用户,都是用着自己家/单位的宽带直连呜呜站的 ...

如果你有这方面的需求,由衷建议你:梯子是一定不能省的(这时候实例也只能记录到梯子节点的 IP 地址),并且和生活类分享隔绝开,不要关联起来甚至都在同一个账号上。如果实在没有能力使用梯子,也请尽量使用开启安全模式的实例。

取舍之下,呜呜站作为一个开放、包容的实例,直至目前也会时不时通过一些连注册理由也不太会填的萌新(能看出不是在敷衍的) ... 努力承接好大家融入长毛象社区的第一棒;虽然可能平日里节奏太快亦或是压力很大 .. 但既然来到了 Mastodon,不妨暂时静下心来,更多了解一下 Fediverse,也是对原住民极大的尊重,谢谢你!

🌸 附:完整的呜呜站规 wxw.moe/about/more
CC: @board

有上海老人看到入室消毒的场面说很难过,说在上海住了一辈子,万万没想到上海能变成这样。纠正一下,是又变成这样。60年前,抄家破四旧,上海一样抄得热火朝天。不知道这一批白卫兵跟上一批红卫兵是不是父子关系。当年被抄的,会不会这次又被抄。在共党的英明领导下,你家里收集的金银财宝,过60年就清个零。人家封建王朝还动不动好几百年呢!

看到上海入户消杀财物损毁,屋内一团狼藉,我不意外,想起了一些自己经历过的事情。

上海虹口区景云里7号,这座房子是曾经左翼文学圈如鲁迅、柔石、瞿秋白他们开沙龙的地方。八十年代之后,一位上海女士因为珍惜其文化价值,买下了这座房子的使用权,她后来在美国当大学教授,时常回国组织沙龙和活动,邀请上海文艺界老少们在家里做客。而后这座房子被要求征用改造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老太太不同意出让,和政府僵持不下。

2019年11月23日,我从杭州做完展览转道上海,借宿在景云里7号,此时屋主人在美国,常住于此的另外一个朋友人在日本,我便独自住在里面。不料在我入住的第二日,在我酣睡之际,强征队破门而入,我与之带头人发生口角,吃到一记耳光,然后被强征队架出房子,没收手机,遭到人身限制,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群人把房子内饰家具统统毁掉,损失难计。

老太太当日闻讯火速从美国赶回上海,只见一片废墟,便坚持要在废墟里住下,以示抗议:无水无电,楼梯被砸烂了,上上下下都要用临时搭的梯子,老太太蹑手蹑脚爬上二楼,睡在地铺上。后来,她狼狈地被强征队强行抬出房间,再回来时,门窗都被封死,去四川北路派出所立案无果,于是自己在派出所门口睡了三天,最后又被拘留,往后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具体的细节我不细说了,谷歌上搜索“景云里7号”,可以搜得到当时我和各位朋友们留下的一些手记和媒体报导。

一个一生体面、家境良好、又有社会地位的老人尚且被如此对待,更多的平民大众又有谁为其撑腰?我感叹于,在这里,管你是中产还是无产,有房无房,只要你不是权力者,最后面对权力者倾轧时,都可能体面尽失去,然后哭诉无门。在这点上,倒是高度人人平等了。

XY Problem 大概是我在职场中学到最有用的 mindset 之一。很多时候,我为了不盲目提问,会提前做很多功课,然后就某个被卡住的实施细节求助,但在提问时,往往会过于关注细节,忘了给对方描述自己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比如我问「这个 pdf library 没法准确处理 css 应该怎么办,多加一个层吗?」其实我想知道的是「要怎么把用户数据导成 pdf」。如果换个问法,很有可能得到最佳的解决方案,而不是一个 quick fix。

可惜经常还是会忘记 zoom out,所以会经常回顾这篇小短文提醒自己。

xyproblem.info/

生育率低的时候,思考一下是不是生育主体面对风险的紧急避险。

那个杀气腾腾的讲话,已经毫不遮掩地表明,某个国家的“清零”,已经不是保障人民安全的防疫措施,而是公权力(甚至只是某个人)对所有不服从者的战争。

所以,我非常怀疑,上海出现的那些极其恶毒的、而且是对防疫毫无必要的虐民行为(耄耋老人和襁褓婴童被强制隔离、打杀宠物、最近又有强行入户喷洒消毒水损毁财产),根本不是防疫,而大概率是某个存在,对“没有奉献精神和大局观”、“不服从防疫管理”、“不敬畏伟大领袖”、因为生活不便和财产损失,就对神圣的党口出怨言的魔都刁民,故意施加的惩罚报复!

形容一下汉族网友和维族网友的自我审查程度和面对暴力机关的恐惧程度的区别:

看完橙橙的视频,汉族网友——“宝你好敢讲”,转发支持;维族网友——条件反射第一个念头是这个视频在钓鱼,就算不是钓鱼网警也会在评论里关注和埋伏表达支持意见的人;好几个博主表示即使内心同意橙橙但是连赞都不敢点。

因为家里亲戚被入户消杀后,受到大量财产损失,我给TL上的魔都难友提个醒。 

因为家里亲戚被入户消杀后,受到大量财产损失,我给TL上的魔都难友提个醒。

1.消杀的时候,所有手可以摸到的地方都会喷上消毒水,所以请将贵重物品至少放在两米五以上的高度。

2.电视、电脑等电子设备务必包上防水袋子装箱,然后箱外再套上一层塑料袋。
否则,你将会和我舅舅一样,电视机和电脑严重进水,全都无法使用。

3.床上用品请换成准备丢掉的旧床单和枕头,床垫想办法包上防水膜。
否则,就只能看到心爱的床单全部腐蚀变色,枕头变形,还只能睡在湿哒哒的床上。

4.如果家里是红木家具和地板,请务必全部包上保鲜膜。
否则,你会发现原来红木也是会变色的,还变得贼难看。

5.如果家里有钢琴……直接请咨询一下有没有什么保险可以买吧!

6.如果家里有供奉的习惯,请给神像包严实,真的会!裂!开!

7.衣橱里的贵重衣服,尽量套上防尘袋之后,再包上一层保鲜膜之类的东西。

8.冰箱里应该没有啥食物了吧?有的话,请带到方舱或者隔离点,因为被消杀后,真的不能吃了。
同理,还有米缸里的粮食。
还有就是,未开封的大米不是完全密封,也会被消毒水浸润。

9.家里如果有卫生巾卫生纸没用完,请注意多套几个袋子保护。

10.家里书橱的话,能锁门就锁上,并且把缝隙都想办法封堵上,否则你会发现书糊了。

11.贵价的鞋子放到鞋盒里,然后高高放到出柜顶上,不要放在门口的鞋柜里。
否则回家后,你会发现,鞋子起皮了。

12.家里的植物,能放阳台或者天井就不要放在室内。
请做好植物全部牺牲的心理准备。
宠物同理。

暂时就这些,希望早日解封。

好难过啊,上海的朋友跑不出来。。。😭
好担心,希望能早日逃脱,随便去哪个沿海城市都行啊。。。😭

补充一点,那个竞标是如何做好内容审查,不是如何做好微信内容审查,这个还是有区别的。微信的信息级别还是比较高的,一般公司是无法接触到的。就是说,你提供技术也不可能让你干审查的活。
又,其实这种项目很多,各地市都有,不用谴责技术人员为啥干这种丧心病狂坑自己的事,其实主要就是,有钱干啥不挣?

Show thread

关于微信的信息审查事情,我聊下我知道的情况吧,未必全面,可能冰山一角。
两年前吧,新冠之前,我去跟进一个竞标的项目,主要内容就是对微信信息进行审查,带新技术参加的。嗯,没成功,毕竟,那啥,光会吹牛也不行,还得靠背景。有这种需求的一般有两类机构,一个是安全局,一类是公安局,一般是市级机构,每年这方面的预算是五百万起吧。内容是信息安全。我知道的是二三线城市吧,一线没人脉,门槛太高。
我来说下各方面的利益诉求,无论安全局,公安局,需求都是信息安全。两大类,一大类是能及时追踪到犯罪人(比如人脸实时识别),一大类是防患于未然(比如信息流分析)。这方面预算都比较够,各地市都有,但高低不一样。能出点成绩就可以吹嘘拿政绩。
提供技术服务的,通常是有红色背景的壳公司,负责拿单。找团队做技术实现。也有自己找团队的,但技术市场上大忽悠不少(比如我),大概率就是只能拿到很一般的应用技术。
最后说真的进行技术实施的技术人员,因为这个市场的特殊性(大半成靠关系),一般情况下进行技术实施的人员水平都很不咋地。(技术担心党可以暂时放心)。所以一般情况下,真正的人工智能审查是不会发生的(即全面筛查)

tl刷到不少人在马泮艳家买的水果不好,甚至还说是骗子。我回购快70次了......不想说什么,不想买可以换一家,这是你的自由。生存已经如此艰难,别为难她们母女了。

今早把我吓了一跳,国内朋友和我说,她和我的微信聊天记录没有了,不见了,和其它人都可以正常聊天的。惊悚的部分一是找不到我这个人,二是我俩的聊天记录不见了(这种信息一般属于本地存储),她用的苹果手机。我非常非常震惊,那个账号如果聊过啥违禁信息也就只是和她聊而已,并没有群什么的。而且很多时候我只是转发一些别人的消息给她。。。
我俩很震惊的是,居然会清空她本地消息这件事。她后来通过恢复历史记录(感谢苹果功能)把我找回来的。
我只知道微信不可靠,万万没想到可以操作到如此的地步。

越来越多的人,逃离上海了。我朋友也打算跑路了。去南方其它城市

讲个刚刚知道的逃离上海故事
和我一起开会的华人小哥之前一直是从上海跟我开会的。今天我发现他是在慕尼黑和我开的会,所以我就问他是上海封城前还是封城后飞去的德国。他跟我讲在封城期间有大概10多个员工被困在了环球金融中心。因为他刚好在办从中国转去慕尼黑转组的手续,所以手头有护照和签证。
在隔离期间临时拜托公司买了去慕尼黑的机票,和大楼隔离的人斗智斗勇出了大楼,
骑了5小时共享单车到浦东国际机场才终于逃离了上海。

为他高兴

Show older
mas.to

Hello! mas.to is a general-topic instance. We're enthusiastic about Mastodon and aim to run a fast, up-to-date and fun Mastodon inst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