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W_Tail 让我说:分手犬狼就是会做爱!

Taylor Tomlinson:
I’ve dated dudes that don’t make as much money as me — Almost exclusively, what up! — And one of them really hated it. Made him feel embarrassed and emasculated, and it was… so hot! I’m like, “Come here, baby girl. We’ll role play. You can be the breadwinner tonight. How does that sound? But you go back to making pancakes in the morning. Don’t get cocky just cause’ Daddy lent you some pants.”
I have a savings account. That makes me Daddy.

有句讲句,鹿犬狼三个,詹老师才是当下的gay圈天菜吧😅

听Daniel Sloss吐槽美国人听不懂人话(…),有时候他的美国朋友讲了个特别好笑的笑话,他就会充满敬佩地说,Fuck off!结果每次美国朋友都信以为真,真的会悻悻地fuck off。就想起四川话里“给老子爬”好像也差不多,可以是正儿八经的让你滚,也可以是恋人之间欲拒还迎的撒娇。

Fleetwood Mac,我的一战代餐金曲

Don't say that you love me
Just tell me that you want me

@direwolfsummer 顺着这首歌还找到这个playlist…帅哥快说,你有没有去点like?

聋人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想看西里斯教deaf Remus跳舞,他还要送小莱黑胶所以男孩可以feel the song,他还会是第一个看出小莱听不见的人,告诉他电影的某段配乐很好听,哼歌的时候把小莱的手放在自己的喉结上。莉莉抱怨说西里斯太吵太大声的时候,小莱在旁边呆呆地点头,因为每次有西里斯的场景他沉静一片的世界里的心跳声也很大很嘈杂

莱姆斯白眼翻到天上去,说大哥你搞搞清楚好不好,你是让我摸了还是让我舔了,我什么都没享受到凭什么给你钱啊? 说完两个男高中生都呆了一下子,莱姆斯也没想到自己会冒出此等淫词浪语,都怪天气太热傻逼太多。没想到小天狼星却说:“那我让你舔,你能不能把钱给我。”

3.
蜀地暑气蒸腾,空气都化为有形的波浪,在眼前翻滚。白天的街道和晚上的热闹似乎有着天壤之别,莱姆斯绕来绕去走了好久也找不到自己的宾馆,热得满头大汗,但安慰自己就当观赏市景了。他看见路边一扇紧闭的木门上贴了一副旧春联,上联“浮鸳戏水日日暖”,下联“双燕衔枝啭啭飞”,他正琢磨怎么这片商业街还散落着居民住宅的,结果定睛一看横批是“天上人间”。原来自己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莱姆斯烦得要死,就听后面有人大喊“站到!别跑!”回头就见一机车男开到他旁边,摘下头盔露出同样一张满是汗的脸,说:“你站到。”
莱姆斯认出眼前的男子就是梦里的八块腹肌,想到刚才那通电话,便说你就是小天狼星?对方说是,莱姆斯又问你是成都人?那人说是啊噻,有啥子问题?莱姆斯讲你问我有啥子问题,我还想问你有啥子问题,大老远把我叫住,我根本不认识你。对面一听急了说你这人咋个穿上裤子不认人呢?你都叫得出我名字了还说不认得我,休想赖账,赶紧还钱。
莱姆斯又好气又好笑,但还是心平气和地解释说:“首先,我根本没脱裤子;其次,帐已经结清了,你问他们要。”他手指那道木门。西里斯当然不可能去敲门,咬死说你还欠我四分之三的嫖资。

这很不好但是 

我人甜心善聪明得不行的gay蜜每次拉我出去喝酒,在酒后第一千次表达自己对已分手一年的深柜前男友(兼前好友)的想念和怨恨,并且质问我是不是自己不够好怎么分手到现在还没找到新男友,我就会一边帮他痛骂前男友并且安慰他,一边自己偷偷代一下😇

《2022了,不嗑HP了行不行》
direwolfsummer.notion.site/202

新年的第一期九又四分之三播客,等来的却是一个漫长的告别。听了那一期播客就动了写点什么的念头,这篇文却写得磕磕绊绊。我对HP的感情确实复杂,我自己理清都花了好几天。这不是我第一次目送友人爬墙,我也很羡慕她们能够走出这个幼稚的童年爱好。也许有一天我会停止叫嚷犬狼,但今天不是那一天。

Show thread

meta存档:口音 

我知道在原著里摩斯应该来自林肯郡,位于英格兰中东部,但我去中东部上过学(莱斯特大学),惊讶地发现当地人的口音听起来就像北方人。很遗憾林肯郡最出名的是出了一个玛格丽特·撒切尔(又一个去牛津上学之后抹掉自己北方口音的人),但林肯郡的北边和西边与约克郡接壤——Cleethorpes, Grimsby, Scunthorpe, Doncaster——全是老牌北方城市。

摩斯的元音已经变得很南方了(glass他发“glarss”,元音拉长),但你还是能听出来他肯定不是南方人。我最喜欢的一个小细节是,第四集里他回了一趟家,不到二十四小时,他的家乡口音就一点点回来了。特别是当他和他妹妹一起站在火车站站台上时,快去听那个元音!

(有趣的是,肖恩·伊万斯在《皇家律师》里也用了这个口音,一模一样。他在里面扮演一个年轻的律师,也是一个试图在特权子弟堆里脱颖而出的角色。)

Show thread

meta存档:口音 

翻译自汤主jaffacakeaddict:
fuckyeahendeavour.tumblr.com/p

我真的对口音的微妙之处很感兴趣,也想知道各位非英国人在看剧的时候是否听出了主要人物的口音。弗雷德·瑟斯提是纯正的伦敦腔。当然啦,罗杰·阿兰姆是地地道道的伦敦东区人,他就出生在伦敦的堡区(Bow)。但他同时也是一位拿过奥利弗奖的优秀演员,所以需要的话哪个地方的口音都不在话下。这里只是因为瑟斯提也恰好是伦敦人(闪电战炸毁了街道,他和伦敦东区的黑帮小混混互相看不顺眼,才不得不离开伦敦)。
摩斯的口音更有趣一点。肖恩·伊万斯来自利物浦,利物浦口音是大不列颠最明显的口音之一,但你从摩斯的口音里一点也听不出来。听元音就知道了。对我来说,我只能听出北方口音,但具体是哪说不上来,因为说话人刻意想过滤掉这个口音。这太符合摩斯这个拿奖学金上牛津、到处感觉格格不入的人物形象了。

当然,假如他对自己的家乡很自豪,他可能会保留那个地方的口音。但很明显,他对自己长大的地方回忆都很悲惨——“一个灰暗,了无生趣的地方”,他在试播集里是这么说的。

Show thread

meta存档:口音 

而莱姆斯对语法正确的追求展现了硬币的另一面:渴望。他的母亲来自爱尔兰,在牛津大学读书势必要克服口音的障碍才能不受歧视。她之所以能取得后来的成就,完全来自于对语音的严格要求。在她的抚养下长大的莱姆斯,自然也不会差。不管莱姆斯的狼人身份给他带来了多少不甘与歧视,他都不愿意放弃这最后的堡垒,在语言上至少不用受到歧视(但也是下意识的,这也是为什么在against the moon里,纠正西里斯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当然了,他也会犯错误。因为我们都是凡人,他身边的朋友也不太在意语法。但他确实很注意。

Show thread

meta存档:口音 

女神Spotloght Delight回答「西里斯出身巫师贵族,可是为什么会经常犯语法错误?」

你在推特上问了我一个我最喜欢的问题,为什么有时候西里斯会犯语法错误?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要先向你介绍一下大不列颠的教育制度。虽然今天已经不再如此,但在以前,甚至一直到20世纪晚期,一个人的口音和谈吐都是他阶层和社会地位的最明显标志。这是英国文化和身份认同的一部分,从伦敦东区粗劣的伦敦腔,到上流社会精致繁复的语法规则,一个人的出身、家庭、教育完全可以从他的口音中听出来。甚至,有些口音是某些学校特有的,不属于任何地区、郡县、城市或者街区。所以,没错,你完全可以靠口音听出一个少年是不是上过伊顿或者哈罗。

西里斯之所以喜欢用伦敦土话(”wotcher”, “cobbler”, “innit”, “geroff”)或者糟糕的语法(比如说,他说me and James,正确说法应该是James and I。又如该用who的地方他用的是whom),是因为他在下意识地和他高贵的原生家庭划清界限。这些用词和语法在他的家族看来是粗俗鄙陋、不可接受的。

Show thread
Show older
mas.to

Hello! mas.to is a general-topic instance. We're enthusiastic about Mastodon and aim to run a fast, up-to-date and fun Mastodon inst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