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

相泽老师应该长批。
醒脾肮脏诚实下流的变态GB文手(我)对此深信不疑。

又梦又腐,口味混乱,除了文笔没有雷点

我的现实已经💥了,我不关心互fo的任何立场,把人当人,一切ok ​​​

准备把一些照片存到毛象,以后无论怎样我的猫们都会存在在世界的某个地方。

橡皮鸽 boosted

用主宠关系来比喻东亚男女关系也太瞧不起我们铲屎官了吧?
我起码不会让我家小猫给我生孩子,也不会要它帮我搞卫生洗碗做饭,平时它洗澡都是我,洗碗也都是我,食物也都是我买,我也没要求它要一边猫猫流泪的帮我拖完地还要去猫咖打工赚钱补贴家用啊?
瞧不起谁呢,进入婚姻关系的东亚女人在东亚男人心里的地位,哪能和猫在铲屎官心里的地位相比啊

我怀疑cp 和猫猫在刺激大脑方面是同一运作机制。

橡皮鸽 boosted

我的态度是同人创作,平台不给你发你就别发,就算删一点涂两下能发也别发,妈的老子的作品是好得不得了与完美,除了你们这些国内平台之外没有哪里不给我发,不让我完整发出是你的愚蠢和亏损,你也配逼我改我的大作,永别了

对于未来的生活我更倾向于和女人结为室友关系,因为可以大大减少我在繁琐生活中凭空增加单向照顾任务的几率。
问题是即使是在国外我也很难凭借异性恋身份向其他女性提出这种要求……

咱就是说,能不能在我挣到钱跑路之前勉强维持一个平静的表面,救了命了,还嫌内忧外患不够严重是吗

因为治病这两天倒头就睡,没有多余的心思,半夜盯汤圆吃饭,早上八点送汤圆,陪她打针,中午回来吃饭,下午一点再过去,晚上四五点再带着汤圆一起回来。
猫咪记仇,尿在包里,连带我的裤子也一起湿透,没办法一天换一次洗一次,生不起气来,还得卑微的哄她别生气,包在我腿上,我坐在座椅上,时时刻刻祈祷出租车司机没闻到味道,下车的时候假装不经意检查了好几遍,没弄到人家车上,大松一口气。
而且还行,水多了所以猫尿味道很淡。
经此一次,汤圆一进家门就溜进橱柜不出来,没有办法,随她去。
汤圆调理完当天我看了她一次就火急火燎的去烟台入职培训,至今再没见到实猫,每天只有图片,非常担心。

我问做完手术问题是不是基本可以解决?
医生回答说做完调理就好,没问题的。

心脏咣当落地,差一点哭出来。
调理4天,带汤圆回去,再补缴1600,说还有子宫蓄脓手术费用没给算,又加了2500。
放着医生的面,我又差一点哭出来,但不敢说,人家治好了我的猫。

从开头的三千之后,再往下都是我爸我妈交的钱,所以这两天我格外安分,特别嘴甜,以至于生出了感激的心情,有爸妈的好处我的确是体会到了。
附两张遭了大罪的汤圆,这是还没做手术的时候。

7.16开始汤圆进医院,孩子吓得不行,应激反应极其严重,大喘气,呼吸急促,腹式呼吸,所以又加上预防肺水肿的利尿剂。
期间检查汤圆蛋白太低,医生让我去托关系买人血红蛋白,这玩意又贵又不好买。
没买到。
打了猫用蛋白。
因为蛋白对心肺功能刺激太大,汤圆几乎吓得撅过去,点滴的时候我都不敢离开半步,因为呼吸状况太差医生说随时有可能心脏病发。
7.20汤圆没有好转,每天追着喂罐头,只能吃下半个,可喜可贺,不喝水,可因为吊瓶所以尿的很多,两千五用完了,我跟我弟弟借了五百。
寻思了一下,不行,蓬莱的医院医生说了,设备不够等级,得转去烟台,烟台不行的话再往上去济南北京上海。
那就先去烟台。
我爸开车,我带着汤圆,跑了两个小时转院,体检1600 ,我不敢说话因为这钱不是我付的,我爸脸都是黑的,但来都来了总不能出去。
查出来,好消息,汤圆肝很健康。

坏消息,是肠梗阻,需要动手术。同时有幽门螺旋杆菌。
交押金,1000
我陪着汤圆住了一天看她打消炎药。
第二天我没钱住旅馆只能回来了。
7.21上午动手术,中途医生来消息说发现汤圆子宫积液,有子宫蓄脓的危险,建议一起摘除子宫和卵巢。
我说做做做。

这两天忙到焦头乱额,因为汤圆,养猫人都告诉我说夏天猫咪发情不吃不喝很正常,隔三差五呕吐是在吐毛球,让我不要焦虑,但思来想去,我还是害怕,把汤圆装进猫包(此处有撕心裂肺的惨叫。
坐船出海去蓬莱看病。
出去的当天我家有亲戚同一天去世,不过不是很近,我是女的所以不用我去出殡,我爸我妈和我弟连着我正好一起同一班船。
当天上午我还很轻松,跟朋友聊天的时候并不在意,因为毕竟去世的亲戚十年见不到一次,我根本不知道是谁。
然后大概是遭报应了。

下午检查汤圆查出来是重度肝衰竭,原因不明,需要吊瓶五天和各种护肝药,余生都要追着喂饭能吃多少吃多少并且吃处方粮,并且不能保证能不能挨过危险期。

当时天崩地裂我的眼泪刷的就下来了,扯着医生说您再想想办法钱不是问题。

我是这样说的,钱不是问题,其实我心里虚的很。
我妈说肯定要治但是没给钱,我爸闭嘴不说话,回了一个生气的表情,所以我抽了我自己的医药费给汤圆交了钱,幸好,幸好,当天我还没来得及买我自己的药,文拉法辛我留了最低限度减了一半药量,然后把没有戒断反应的心达悦停了,剩下的钱好歹是把汤圆送进了宠物医院。

在妈妈的嘀咕中圆满的结束了这一天。

有人说相泽消太是脏脏丧丧的痞帅…
我:没到那程度吧…顶多是五官端正面目清秀。

朋友,见过饥荒几乎全黑的血量上限吗!
我可真是个小天才。

和朋友聊入职,我总是要十分压抑自己在此地被培养出来的不当好奇心,时刻小心对话框,以免自己手指自己行动起来打出问句——你工资水平怎么样。

这非常不礼貌!
每分钟我都在默念这句话。

橡皮鸽 boosted

@eraserdove !!那我还有一张粮塞给你!去年画的了,感觉说不上来的不好看就一直没发过qwq...!

Show older
mas.to

Hello! mas.to is a general-topic instance. We're enthusiastic about Mastodon and aim to run a fast, up-to-date and fun Mastodon inst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