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我爸妈死掉或者我死掉大概都是解决现在困境的好办法,可碍于道德,我最好还是希望后者快点实现。

我仍然喜欢空洞骑士,它值得它永远值得!

但我还有猫,但我还有猫,我发过誓我一定会让她们无忧无虑过完这辈子

论文最后一步她卡了我快两个周,本专业过了,二专业刹住了,有时候我真想说我不干了,我努力了,我认真写了我尽力改了,过不去就过不去吧
我敢这么跟导师说,可我能这么跟我爸妈说吗
我休学一年他们和我没了半条命一样,我延毕他们估计觉得我还是死了比较妥当

您最好指望您这辈子永远处于强势地位,永远不是弱势群体

我不敢想象我就因为这个狗屁一晚上不睡觉,哭到凌晨噼里啪啦的打字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猫,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猫

我告诉导师我可能能力不达标大三一年我都在休学疗养。
我告诉导师前期论文步骤没跟上去是因为我在精神病院封闭治疗。
可能这些真的不算什么,她照样骂我骂的狗血临头,一个脏字都不带的嘲讽我,我坐在她办公室点头哈腰的半点问题不敢提全程听她“你遇见我是你的幸运,我遇见你是我的不幸”
她论文只肯给我六十分,这不算什么,问题是她要我改到八十分的水平,来来回回几个月,凌晨六点午睡时间,只要她想,一个电话打过来我得立马爬起来改论文,她在主区我在东区电话一响我要立马穿衣服往她那赶,不小心睡过去迟到二十分钟被她骂,正常,不敢睡提早去半个小时还是被她骂,前者耽误她四点下班买菜,后者耽误她中午办公室说要补觉。
我以为我不在乎,昨天下午出来的时候我还乐呵呵自我安慰这是老师认真负责,同期二专学生全都通过了又怎么样?她们能像我一样得到这么认真的论文批改吗。
我全程陪个笑脸嗯嗯啊啊老师您说的对我回去继续改,我根本没要求她不骂我,是,我可能水平跟她的本专业学生水平差很多,是,入不了她的眼,没关系,这不是问题,我只求她别骂我了行吗或者要骂您痛痛快快的骂,拐着弯嘲讽您的精神病学生愚蠢矫情语言逻辑有问题说话听不懂让您很愉快是吗

读完书我觉得好多了,平静下来可以尝试睡觉。

其实我读过变形计,差不多五六年级?不过我那时候完全没有读出来格里高尔这么可爱。

于是我大半夜三点爬起来看变形计。

……大草,我记得变形计是变甲虫是吧,干你老子的为什么要在封面画大蟑螂?

……那凌晨三点半再度情绪失控爬起来能干什么?这样下去我必须把独居划出计划列表(你有吗)了,独居简直是情绪失控的魔鬼催生器。

宿舍里只有我一个人,崩溃到再起不能,突然萌发自救的想法,于是九点四十冲出去买了三根冰棍两杯奶茶。
现在好多了。

为什么你们能做到这么高兴啊,我连问出这句话都疲惫的要命。

自然而然的享受荷尔蒙,送给诸位,至于其他的,我不爱真实人类没经验所以我就不逼逼了。

哦——碰见散步丘比特的幸运儿。

我天天都处于一种一样被人拯救的状态,但如果真的有谁想来拉我一把,我又闭嘴了。我的英雄好在哪呢,好在他不存在,好在他本质上是我自己。而我没办法救我,所以他不来。

Show thread
Show older
mas.to

Hello! mas.to is a general-topic, mainly English-speaking instance. We're enthusiastic about Mastodon and aim to run a fast, up-to-date and fun Mastodon inst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