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他们照着社交媒体点赞最多的评论所述去爱,照着自己畸形束缚的旧体验去爱,无论哪种都让我害怕和心烦意乱。

Pinned post

总有一天我们会被酒精杀死。
也很好。
“我时常想象/死亡”

Pinned post

我和我们这一届唯一一个转JD的女孩儿合照。拍完跟她说,“祝你顺利毕业,runrunrun出国!”
她笑意盈盈地说“好,全村的希望!”

我不知道我们是真的有相同的默契还是她只是很善良地接过我的话头。但我真的希望我们都可以奔向自由。

Pinned post
瑞秋 boosted

如果被别人嘲品味差我也只有认了,怎么啊,我总不能直说我喜欢这个队儿是因为十几个人的场吉他走下台给我拨片+鼓手又糊又帅吧。

瑞秋 boosted

哇蹭机场wifi的时候发现几年前我坐红眼航班转机就在这里
芜湖

瑞秋 boosted

早上听了一个API mental health主题的内部讲座,讲座快结束时谈到一个问题,说怎样面对移民身份带来的困惑,以及更困难的——怎样给那些从来不曾背井离乡的人,解释我们的移民身份给自己带来的困惑?
一个panelist说,她在亚洲出生、在加拿大读书、在美国工作,有四个城市可以称为家,对她来说,“没有哪一个城市能够存放完整的自己”。
这句话简直给我会心一击:没有哪一个城市能够存放完整的自己——那说的不就是我吗。也许有的人定居到适合自己的国家以后觉得自己更完整了,可是我没有,我觉得自己更破碎了。就像一个在山里迷路的小孩,一路捡,一路丢。每到一个新的城市,会创造新的回忆、交到新的朋友,也会弄丢一部分过去的自己,好像搬一次家一定会少几件心爱之物一样。
如果不用远走就可以高飞,谁还会主动选择背井离乡呢?要不是故国本来就已经无法存放完整的自己,谁会选择漂泊,选择忍受总是半夜作乱的家乡胃,选择一种前不见去路、后不见归程的生活?

瑞秋 boosted

主人早上发现自家狗叫不醒,调查监控发现,狗子深夜被5名醉汉牵手跳舞

情歌而已,我永远的心软软音乐。(迄今为止)

瑞秋 boosted

昨晚做梦梦到小糊队儿,梦里都是在用手机视频,有数又有一点点辛酸就是。

跟我妈打电话,她说暑假她朋友们都忙着带孩子。我说我才发现怎么都是弟弟没有妹妹。我妈说办公室里最近新生的好像也都是男孩儿。

我:为啥呢,可能因为他们没有福气吧😉
我爸妈:对,还是我们有福气🥰

Show older
mas.to

Hello! mas.to is a general-topic instance. We're enthusiastic about Mastodon and aim to run a fast, up-to-date and fun Mastodon inst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