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两三天Clubhouse,到现在没有发现什么有趣的谈话。唯一高潮点的是甲方乙方一群人意见不合突然挂啦挂啦吵起来又极度克制脏话的别扭的’文化人自觉‘。拿来做白噪音还行。

因为发了几张搬家到瑞典小城市郊区的照片,被某几位亲友同事老师们“关心”道:“天寒地冻人烟稀少好可怜啊快回来吧”。末了只差没强调“祖国很强大呢💪”

今天中午出发,穿过家旁边的森林去买菜,回来等公车时天已入暮。突然想起这样一路漂泊一路独自生活已近四年。抬头看到天上云朵正在快速向前,一时间想起读本科时在学校假山上抽🍃时看到的周遭幻象。那已是14年前。

每年打折季的时候囤一堆基本款三折五折的cos zara hm然后把衣柜里起球的褪色的旧衣服丢掉真是一件快乐事。

特别不爱跟不会做菜的留学生来往。依我两年多的经验,这些人大多与懒,自私,娇生惯养脱不开干系。逢人便吐槽西餐口味单一外卖配送太贵但绝不能去趟亚超翻个菜谱做个最简单的番茄炒蛋麻婆豆腐。好不容易把番茄丢在水里煮熟了旁边配几根微波炉里转热的香肠还要发朋友圈自我表扬:我厨艺渐长。

朋友问我最近这边疫情怎样,我回答搬到森林里后这一周就见了两次邻居去了一趟超市两米内打过照面过的人不超过个位数...根本没听说过什么疫情

昨晚做了脆皮烧肉,放了几块在面里其余的都送给了邻居。做菜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找点新鲜事干。

做菜跟读书一样,一小段时间过后就全然没了兴趣。最近每天都在吃面,差不多的汤底煮进不同的食材,也一点都不觉得腻味。很难找到什么能维持长期的爱好真的是一件乏味事。

旧的蓝牙音箱低音有啸叫,于是盘算着买个马歇尔stanmore或是transport speaker. 正在纠结价格之际寿司店老板从后备箱杂物里抓出一个天猫精灵,还是非常丑的酒红色。连了下电源线发现声音没问题,就这样省下三四千甚至一万。所谓的物欲无非是期待占有新的东西,新的就必须要是美的。价格不能满意时便有了纠结。但“性价比”三个字仿佛是一剂解药,当知晓可以以0的代价获得功能满足后,占有欲就瞬间消失了。非常开心。

小镇上寿司店老板夫妇要回国了,今天突然说要把猫托付给我,而且明天送过来。其实我们大概只见过五次,而且基本都是在麻将桌上。因为疫情缘故,此刻带宠物回国基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去年最后一次打麻将的时候我嘟囔了一句如果最后实在没放心人家去就搁我这,结果一语成谶。

虽然新搬的房子不小猫也温顺可爱,但今天收到讯息的时候总觉得并没完全做好准备,或者说,我就是我从很难从心底里克服一星半点突如其来的改变。

从小到大养过三只猫,前两只儿时放养在家里开的小店,最后不知所终。最近一只是送给现任的礼物,当时同居在我家便一起养着,直到我出国。我的微信表情包百分之80都是猫,但实际上上中学后没有单独养猫的经历。别人问我,我都说因为小时候俩猫出走留下的阴影。

但是我又莫名对“寿司店老板”夫妇有好感,因为这个称呼就像我小时候看《聪明的一休》时听到“桔梗店老板”这个名字时所产生的亲切感。这种异乡里难得的相遇和分离时所产生的微妙情感是生活在国内时所感受不到的,尽管只是几顿饭和前后麻将桌上的缘分。他们说终于要回国的时候我大概叹着气接连感慨了两遍:在这认识的人又少了两个。

就这么突然地又成了养猫的人。

早上起来扯开窗帘对面突然升一面巨大的白左国旗,两年多来除了某年国庆从未见过。

一到半夜就开始app轰炸,豆瓣微博微信雪球同花顺到四点。

我觉得国内很多人有意思的一点是,一方面对于“进口冷冻食品包装上检验新冠病毒呈阳性”这样离自己很遥远的新闻惊恐万分;另一方面对于自己室外吸着雾霾室内吸着装修污染,一边吃着不知道加了什么料的外卖一边996的真实生活却相当平静习以为常。

Show older
mas.to

Hello! mas.to is a general-topic instance. We're enthusiastic about Mastodon and aim to run a fast, up-to-date and fun Mastodon inst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