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文革

转一个台湾youtuber做的关于介绍文化大革命的视频。历史事实上是连续的。但人的认识并非如此。文革存在在全世界的历史里。也就意味着,文革现在仍然会用意想不到的方式影响全世界。我觉得这个视频的视角很棒

youtu.be/5eOa0es03Nc

和同学一起看大空头,里面有个角色说,你知道吗,失业率没上升百分之一就会有一百万人死去
我:你知道吗
我:上海上个季度的失业率是百分之十二
同学:!!!!?????
永远都觉得火不会烧到自己的人

无性恋梦老公 

不仅嗑,我依然也可以做梦女,platonically和aesthetically欣赏一个人的容貌、才能、表演、他的种种可爱之处。我依然管喜欢的爱豆叫老公,因为“老公”这个词已经被我解构了。象上也有人argue这一点,认为这种称呼带有父权制中的占有和物化,我也认同。但是我已经解构了,所以万物皆可老公,甚至老公可以做动词或者形容词。When my language is irrational, my emotions can go beyond a linguistic border (this is Mutlu Blasing, not me). Just think about it.

无性恋嗑cp 

简单梳理一下我嗑cp的变化。我现在已经打破了双人浪漫范式,而且觉得多人关系十分美妙。这个跟我们平时讲的“嗑乱炖”还有区别,因为乱炖可能指一群人每一对你都可以嗑,然后乱炖的文的话,更多是服务于搞黄,which is perfectly fine. 但我最近嗑的是一个团中固定三个人之间的关系,且不在浪漫关系语境,没有性爱上的想象,自然也没有攻受之分。三个人互相喜欢,眼神中也可以带着彩虹泡泡。打个比方就是许多人一起玩卡丁车,然后1和3一组比赛,1跑了第五,3跑了第七,比完之后1立刻跑到观众席跟2说,哈哈我赢了3. 就是自己跑第几,同组其他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立刻跟2说,我赢了3. 我觉得platonic relationship的一个关键就是一个积极健康的开放关系的可能。可太好嗑了,我现在就是觉得,两个人这个数对于任何关系都有点儿少了,至少应该三个人起。

异性恋问同性恋你们谁是top/ bottom 就像是叉子和刀问一双筷子你们两个哪个是叉子。

As a chinese working in film&TV out side of china, i got say this video by James Somerton is painfully accurate to watch.
youtube.com/watch?v=zIsQ502N0f
"Every morning, when you wake up and go about your queer life, you are inherently shaking the foundation on which dictatorships are built, because they have shown that totalitarianism can not exist when queer people alongside it. But unlike fascists and dictators, we don't fall. No matter what the church or politicians or world leaders say, we remain."

世界上严重缺乏乌克兰方面的专业知识。基辅将在三天内沦陷的预测只是对现代乌克兰及其历史的偏见和误解的一个例子。为什么会这样以及如何处理它?
首先,一些个人经验。我毕业于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的中欧和东欧跨学科硕士课程。然而,课程的真正重点是俄罗斯和巴尔干地区。不是波兰、波罗的海国家或乌克兰。这很常见
这个项目的大多数学生,不是来自所研究的地区,都是对俄罗斯感兴趣的西方人。学过俄语,对后苏联/后共产主义空间的兴趣是以俄罗斯为中心的。其他国家,如乌克兰,被视为“小俄罗斯”
几乎没有强调俄罗斯对该地区的统治的帝国主义和殖民性质。乌克兰人对历史的看法缺失了。在某个时候,组织了一场关于乌克兰的会议,所有来自俄罗斯或西方的演讲者都参加了会议,而且只有一位乌克兰学者。
这是 2014 年前意大利的一个例子。但我不确定从那以后是否发生了很多变化。至少在西欧学术界和专家界,无论从历史还是现状来看,乌克兰和俄罗斯仍然存在危险的等式。
几乎没有人意识到乌克兰——尤其是在 2014 年之后——正在坚定地将自己确立为一个民主国家,拥有一个充满活力和影响力的公民社会,而俄罗斯则一直在走向更多的镇压、专制和类似法西斯的意识形态
关于历史的危险神话一直存在,例如“俄罗斯是二战的胜利者”和“德国因二战而欠俄罗斯人民的债”。事实上,乌克兰人和白俄罗斯人在二战中遭受的苦难比俄罗斯人要多得多。苏联不仅仅是俄罗斯。而且苏联很久以前就崩溃了
随着俄罗斯在2014年入侵乌克兰并在2022年发动全面种族灭绝战争,西方一些人仍在摆脱陈旧的刻板印象和偏见中挣扎。他们想爱俄罗斯——他们的第一个激情——和把乌克兰作为“小俄罗斯”。但现在不可能了。
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存在着巨大的、不可逾越的鸿沟,而且只会越来越大。一个民主、自由、以人权为中心的乌克兰身份正在进一步具体化,取代民族语言身份。极权主义的俄罗斯是光谱的另一面
这就是为什么以俄罗斯为中心的学者、专家和记者很难理解和解释乌克兰。如果你坐在莫斯科,这是不可能做到的,如果你在西方而不访问乌克兰,同样是不可能的。对他们的意见持保留态度
该怎么办?在学术界、专家和文化界聆听和放大乌克兰的声音。翻译乌克兰语书籍。阅读该地区的真实历史:蒂莫西·斯奈德 、安妮·阿普尔鲍姆。抛弃陈旧的刻板印象认识到你的偏见并重新看待一个充满活力的国家

This level of naming taboo was only enforced in Imperial China. Say an Emperor's name has the character of A, all his siblings who share the character in their names have to change their names with another character to avoid using the emperor's name. And all the common words or names of places have to change the character too. It's like because "Voldemort“ is a taboo, Volvo Cars has too be renamed to "Rolvo Cars" or something. And it's 2022 can you believe it?

Show thread

The character of President Xi's surname, 习, has the meaning of "to learn" and "to practice". It's used in words like 学习 (to study), 复习 (to review), or 演习(military exercise). Say I posted "I have to prepare for an exam" on Weibo, because of this character, the post would be hidden from public tl. And following Pelosi's visit to Taiwan, China is conducting some military drills. On Weibo trending topics, all the words for military exercise "演习" were changed to "演训", which is a word nobody uses.

I also want firework rockets to be shot when my body is burnt.

Show thread

#台湾自我认同光谱

这里发一下过去比较有名的一篇文章,解释台湾内部自我认同的差别。我是不太想多对别人的事情插嘴。但台湾的自我认同的演进方式其实非常的现代。这种演进其实是从反思国民党的propaganda开始的。从类似于《悲情城市》里所展现的一样,台湾人开始意识到认可威权,和由威权所定义的单一族群是错误的。由此作为一个契机,人们开始意识到台湾人可以是闽南人、客家人、原住民(高山族、阿美族)、马来移民、越南移民、中国移民等等。在这些具体的身份开始终于显形了之后,才开始有具体以台湾为视角的讨论。(不然在学校里地理都还教长江黄河这种跟台湾不相干的东西)“如何认同自己”和“如何认同自己的国家”是直接相关的。以张惠妹为例,假如她认定自己是中国人,那么她卑南族的身份就是不存在的。因为中国没有卑南族。这样一来她的名字就不是Kulilay Amit。下面复杂化的光谱暗示了复杂化的自我认同。

medium.com/@TWAntiColonialEng/

第一,

牛郎织女偷衣服的传说很早就有,叫做天鹅处女母题,而且是世界性的。

体现了母系婚姻(仙女神鸟表明女性地位高且自由、故事地点发生水边表明在河边求偶习俗)到父系婚姻(但是社会转变成父系,所以男子要囚禁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妻子)的转变。

很多故事中,最后仙女还是飞走了,还有带着孩子一起飞走的。越早的版本,女性越渴望飞走。越晚的版本,仙女被留下的越多,或者孩子被留给男方的也越多。越晚的版本,仙女越情愿,后来还有主动倒贴的版本。

这种版本中国汉族也有(从田螺姑娘到狐狸精,反正就是要给男性生育、性欲、家务活儿、物质财富的服务),各少数民族也有,乃至全世界都有。要骂猥琐,就骂万恶的父权社会好了。

第二,

中国神话中牛郎织女正常恋爱的版本也很早,是另一个发源。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嘛。两人感情不错,也没有偷衣服偷看洗澡的情节。

这个传说倒是有织女不堪996织布的痛苦,“辛苦殊无欢悦,容貌不暇整理”。

后来天帝让牛郎织女结婚。结果婚后牛郎也很开心,也不放牛了,俩人天天度蜜月一起玩,结果被天帝惩罚只能见一次。其他时间继续996,织布的织布,放牛的放牛。

每次见到两个人都呜呜哭。另,这个版本的鹊桥相会,据说是为了解释候鸟迁徙。

妈呀这个故事也太让现代打工人共情了叭!而且我觉得它非常中国,可怜的劳碌命夫妻俩。其他国家明明很香艳,中国版本就这样苦逼!我真的觉得这个版本的牛郎织女最需要七夕休假见面。

我最喜欢这个版本!

第三,

董永的故事,最开始也没有偷衣服情节,是织女/七仙女看到董永确实是贫穷孝顺卖身葬父的好人,就说可以做他妻子。然后帮他织了十天布,满足了主人的要求,换了董永的自由身,然后就飞走了。故事里,董永也没把仙女怎么样,也没交代后面的情节。

我也挺喜欢的这版的,董永是好人,仙女很仗义侠气。也没有那么多香艳事。就是好人受欺负,高人看不过眼下来帮忙,用妻子的身份只是让凡人不那么奇怪而已。

第四,

偷看洗澡这种恶心情节,很可能是明清民国的香艳恶俗小说和戏曲闹的。写进教科书,就是新中国的锅。

第五,

后来的故事,基本是这几个传说排列组合。举个排列组合的例子:唐代敦煌董永变文,就结合了董永原版故事和偷衣服版本。偷衣服版本还是从印度传说借鉴的(其实中国本土也不是没有偷衣服版,但是敦煌那边的创作者很可能看到是印度版本)。

Show thread

好久不看乌克兰的新闻了。今天翻了一下,又被震住了。这个战火中的国家是怎么做到的,也太文明进步了。
战争时期本应该是最民族主义情绪高昂,丛林法则盛行,中央集权一言独大的时候,乌克兰却在推同性婚姻合法化。
第一夫人Olena为乌克兰被家暴的女人做了一款手机app,可以在不被家暴犯觉察的情况下一键报警。
我又想起之前布查大屠杀之后,那里的人民请求总统说能不能帮忙照顾流落街头的小动物们,为它们也提供食物。
还有战争刚刚开始的时候,老奶奶给俄罗斯士兵塞向日葵的种子。“等你死了,向日葵会开花。”这是诅咒吗?我更愿意当这是一种祝福。如果那位俄罗斯大兵脑子清醒一些早点放下屠刀的话,再过几年成为欧盟成员国公民也有可能。
怎么会有这么文明的地方。怎么会有这么了不起的人民。怎么会有人可以在战火和侵略和屠杀后还说,战争的胜利不值得庆祝。

荣耀属于乌克兰。

新闻来源:
1. 同性婚姻:washingtonpost.com/world/2022/
2. 反家暴app:
odessa-journal.com/the-ministr

再播报一则feel good news吧:在roe v wade在最高法院被推翻,“堕胎权下放到州”之后,全美第一个在堕胎权上进行全体投票的州,堪萨斯州,pro- choice赢了。
肯萨斯州,2016、2020连续两次大选都投票给了川普,两议院代表人里六个有五个都是共和党,如此深红的州,居然以远超预期的选民投票率投出了59%的优势。
在大法官终身制这么糟糕的环境下,基层民主仍然发挥了自我纠错的力量。真的令我非常惊喜。这可是堪萨斯州啊。

新闻来源:apple.news/AQe96AwQGT8Wdt1Vkcy

有点想弄一个伦敦地区ace/queer象友 meet-up group.

@knh190 这是我写两篇涉及如何爱护教育阿斯孩子的文章:bilibili.com/read/cv14342953
bilibili.com/read/cv13010176
下面这篇文章是我对一位谱系孩子母亲的采访(介绍加拿大的支持情况):
bilibili.com/read/cv13863205

My friend and I was talking about our experience when we first came here. Throwing ourselves into this new world is like learning like a newborn at your 20s. My friend mentioned when she first learnt that people do this hand gesture when a car stops at the zebra crossing and let you go first, she felt awkward to imitate this but gradually she felt natural to do this too. I told her I felt the same that this hand thing felt strange and I actually still bow and mouth "thank you" to the driver.

So it would be each of them reaching their one hand to the other’s sleeve. Because the clothing in the old days was loose enough to cover their hands, nobody would be able to see. And inside the sleeves, basically the seller touches and counts the buyer’s fingers. Then he could give another number to bargain until they reach an agreement. And the payment process can also be done under the sleeves. This ensures that if there’s no deal in the end, the seller can do this again with the next buyer.

Show thread

Here’s some random Chinese cultural trivia. Some of you may know we have unique number hand gestures with which we can count through 1-10 using one hand. There is a scenario where this hand gesture thing could be helpful in the old days. Say a buyer wants to bargain with a vendor at a market. It’s a marketplace full of people and the seller doesn’t want other potential buyers to know how much cheaper he could accept. So the whole bargaining process would be done inside the two people’s sleeves.

Show older

吉士代代子's choices:

mas.to

Hello! mas.to is a general-topic instance. We're enthusiastic about Mastodon and aim to run a fast, up-to-date and fun Mastodon inst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