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你要知道有一个概念叫犯罪黒数。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罪案并没有报到警局甚至没有进入报纸网络。你不能简单用这个国家监狱里人比那个国家少来论证治安状况。

Show thread

【微博:昵称含“二货”“娘炮”等低俗侮辱词汇限时一周内更改】据 @微博管理员 :为深化落实网络文明建设相关要求,持续推进“清朗”行动,优化社区氛围环境。依据《微博社区公约》相关规定,站方要求昵称中带有明显低俗或侮辱性词汇组合的,如“二货”“SB”“瘪三”“娘炮”等,即日起限时一周内更改昵称,截止日期为12月8日。未按要求更改的账号,将予以删除昵称及阶段性禁言处罚。 :sys_link: sohu.com/a/504780400_260616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L42GZnh6q

#搜狐新闻

【广东一民营企业家告赢公安局后 被以“寻衅滋事”获刑入狱】在广东佛山经商、办厂多年的民营企业家杨刚,没有想到:2016年12月,发生在自己公司大门外一起轻微交通事故引发的打斗,会导致他在2017年7月被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处以15天的行政拘留。行政拘留期间,他不服这一处罚决定,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经历一审、二审之后,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年3月二审宣判,确认南海区公安局对他作出的行政处罚“行为违法”。
但就在杨刚起诉南海区公安局的行政诉讼案二审开庭之后、宣判之前,南海区公安局在2019年2月12日,作出立案通知书,对杨刚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对其刑事立案侦查。南海区公安局对杨刚这一刑事立案的案由,仍然就是2016年12月3日,发生在天一公司门口的那场打斗。2019年5月22日,南海区公安局以杨刚涉嫌寻衅滋事为由,对他刑事拘留。2021年8月19日,此案一审再次开庭后,南海法院当庭宣判,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杨刚有期徒刑一年两个月,并当场将他收押。
杨刚不服,向佛山中院提起上诉。此后,他的辩护律师也向佛山中院申请该案二审公开开庭审理。2021年11月30日,佛山中院的法官口头答复称,二审该院将不会就此案公开开庭审理。2021年12月1日,杨刚的辩护律师与佛山中院法官面谈,再次请求法院就此案二审公开开庭审理。不过至12月2日8时,尚未获得法院明确的回复。 :sys_link: sohu.com/a/504906729_118622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L4aPAzkGl

#搜狐新闻

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情况,不过现在我真的很期待豆瓣的倒闭。

我曾经爱过的豆瓣,是拥有独身主义者小组和父母皆祸害小组的豆瓣,是怪咖精神病非主流们自娱自乐的角落,是上不臣天子下不事王侯无益于今有败于俗的无用清谈家们的竹林。

而不是现在这个审查员天天删帖,鹅组粉红天天出警骂八千的鬼地方。现在的这个豆瓣,还是尽快关站为好。

——正如一个可爱的好人如今已经死掉,变成一具臭不可闻的腐尸,爱过这个人的人,都希望这具臭皮囊赶紧埋掉,别再这么打嘴现世了。

douban.com/people/duduxiongzhi

词汇腐败名单更新

放卫星(谎话)
等额选举(内定)
全过程民主(无民主)
公有制(权有制)
时空伴随(无科学依据的可能传染者)
无害化处理(杀死)
温和上涨(通货膨胀)
稳中向上(涨价)
雪情(雪灾)
困难人口(低收入人群)
低端人口(流浪者)
灵活就业(失业)
科学防疫(全城瘫痪)
征信体系(全家连做)
反诈骗 (手机监控)
职业技能培训中心(集中营)
限电(停电)
有序(不定期,无定时,无通知)
异性有偿陪侍(嫖娼)

你在国外为一个不能打出地名的地方争一个不能写出来的权利👍👍👍

说件好笑的事
现在正举行人大投票选举,去投票的人可以领一个舒肤佳香皂。
这个领回来的香皂,竟然是假的!山寨的! :ablobeyes:
香皂上可以扫码,直接微信扫码会扫出来一个假网站,上面显示香皂是正品。关注舒肤佳公众号,用公众号扫码,扫出来是假的。
太幽默了

@foner 草,原来他是以加盟共和国视角想问题的吗,那不就是潜意识里默认新疆独立 :0010:

习近平对苏联解体的看法:

他警告说,经济发展不是解决“新疆问题”的灵丹妙药,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相对富裕,却是最先脱离苏联的。

#中国艾滋病感染人数超105万 老年人艾滋病感染风险不断升高】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今年,距离1981年全球首次报告发现艾滋病病例已经过去整整40年,但这种疾病仍然在人类社会流行。近日,中国疾控中心发布《中国疾控中心周报》,截至2020年底,中国共有105.3万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累计报告死亡35.1万人。数据还显示,异性恋和同性恋传播的比例分别从2009年的48.3%和9.1%,上升到2020年的74.2%和23.3%。而注射吸毒者传播艾滋病病毒的比例从2009年的25.2%大幅下降到2020年的2.5%以下。男同性行为者是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最高风险群体。
中国疾控艾防中心早前发布的文章数据显示,我国每年新报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中,50岁及以上病人占比上升非常明显,从10年前即2011年的22%,上升到2020年的44%。同时比较几个艾滋病最早开始流行的省份,2020年新报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中,50岁及以上病人占比最高的省份达60%以上。
文章称,从老年人艾滋病感染风险不断升高的角度看,应关注老年人的情感生活,让家庭和亲情缓解孤独,让老年人不再盲目寻求刺激,将自己置于危险处境。同时,应对老年人做好安全性行为的宣传,最大程度的避免感染艾滋病。
此外,青年学生成艾滋病病毒感染高发人群。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新报告15-24岁青年学生病例近3000例,性传播占98.6%。另外,2020年新报告15-24岁青年学生病例中,男性同性传播占81.7%,异性性传播占16.9%。 :sys_link: sohu.com/a/504609809_123753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L40hFCjuP

#搜狐新闻

@Men_kazak 还有这个(刚在豆瓣上看到友邻发布的,淘宝真我旗舰店和怡冠假发旗舰店)

@shine 非常重要的补充说明:

说“以前喝茶的国安是一些体面人”,只是一种相对于目前状况的陈述,并没有真的夸这些国安的意思。而且以前,能享受到(表面上)比较体面的国安的比较客气的对待,也是那些base在大城市的、有一定影响力和人脉的NGO的特权。即便是在水温没有那么高的时候,那些base在乡村和城中村的、更一线的、与工人和农民关系更紧密的机构,一样会遭受非常粗暴的镇压和对待。曾几何时的那种文质彬彬的假象,也不过是老大哥对于一些被遴选出来的机构采取的一种绥靖政策。而能“享受”这种绥靖政策的机构,自身也应该反思是不是过于高高在上不接地气,才会成为统战对象。

Show thread

听朋友说到疫情后国内NGO面临的一种“新常态”——从前,NGO也被监视着、时不时要被上级约谈。但以前的管控是大的、概念上的监控,可能就是省级或市级的国安部门来几个人约谈一下,需要的是一种“表态”,NGO的负责人表表忠心或装傻充愣就能蒙混过关。但疫情之后,对NGO的管控,逐渐精细化、日常化。主要的变化包括:
1.监控NGO的职责,从省市级国安(公安系统)系统,下放到了区、甚至街道办事处。而这些街道办事处的工作者,对NGO而言,是更加“在地”的存在,监视者在物理空间上更加接近、,对NGO工作者的个人了解程度也更深、更深入地渗透了工作者的人际关系圈。
2.对NGO的监视内容更加细致全面。以前,除了大规模的会议,或者那种“带外国专家进入社区”的工作之外,其他的日常工作并不需要上报(因为省市级国安需要监控的机构很多,不可能对每家机构都事无巨细地监视)。但监控的职责被下放后,这些街道办事处工作者,需要监控的可能就是一两家机构,于是可以做到日常监控。机构的任何一次培训、筹款、倡导,都要向街道办事处汇报,而这些工作者可以从每个环节、甚至是培训的每张PPT中找出纰漏。

@shine 3.以前监控NGO的省市级国安,看上去多少还是一些体面人,态度也相当客气(我自己被喝茶的几次,除了一次是进局子,其他都是在正常的餐厅,可以自由点菜、国安买单(。 但现在监控的这些街道办工作人员,很多都是年轻新进的公务员或临时工,可能有非常强的“要好好表现、以便升职加薪”的觉悟,所以态度更加粗暴而高高在上。从前跟国安喝茶的时候甚至还可以友善地谈谈自己对一些事物的看法和理解,而现在的社区工作者直接就把NGO的工作人员当成了“潜在的50万”,有一种审讯的、防范的态度,更加没有交流的可能。

只能说,水温越来越高了。

谁能想到我们居然会有一天开始怀念那些跟国安一起坐在餐厅里喝茶的日子呢。

Show thread

草了,本地新闻采访消防员,谈到任务之一是救自杀者,消防员:大家也知道最近因为房地产,教育行业整顿之类的,自杀的情况(比较多)
瞎说什么大实话

Show older
mas.to

Hello! mas.to is a general-topic instance. We're enthusiastic about Mastodon and aim to run a fast, up-to-date and fun Mastodon inst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