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夜,想起两个陕西基督徒,西安张展、榆林高智晟。做光做盐的义人,愿神照看你们。

很久没有来毛象了,忙于杂事,和调试新状态。我很想念这里的氛围。

闻聿 boosted

听朋友说到疫情后国内NGO面临的一种“新常态”——从前,NGO也被监视着、时不时要被上级约谈。但以前的管控是大的、概念上的监控,可能就是省级或市级的国安部门来几个人约谈一下,需要的是一种“表态”,NGO的负责人表表忠心或装傻充愣就能蒙混过关。但疫情之后,对NGO的管控,逐渐精细化、日常化。主要的变化包括:
1.监控NGO的职责,从省市级国安(公安系统)系统,下放到了区、甚至街道办事处。而这些街道办事处的工作者,对NGO而言,是更加“在地”的存在,监视者在物理空间上更加接近、,对NGO工作者的个人了解程度也更深、更深入地渗透了工作者的人际关系圈。
2.对NGO的监视内容更加细致全面。以前,除了大规模的会议,或者那种“带外国专家进入社区”的工作之外,其他的日常工作并不需要上报(因为省市级国安需要监控的机构很多,不可能对每家机构都事无巨细地监视)。但监控的职责被下放后,这些街道办事处工作者,需要监控的可能就是一两家机构,于是可以做到日常监控。机构的任何一次培训、筹款、倡导,都要向街道办事处汇报,而这些工作者可以从每个环节、甚至是培训的每张PPT中找出纰漏。

闻聿 boosted

@shine 3.以前监控NGO的省市级国安,看上去多少还是一些体面人,态度也相当客气(我自己被喝茶的几次,除了一次是进局子,其他都是在正常的餐厅,可以自由点菜、国安买单(。 但现在监控的这些街道办工作人员,很多都是年轻新进的公务员或临时工,可能有非常强的“要好好表现、以便升职加薪”的觉悟,所以态度更加粗暴而高高在上。从前跟国安喝茶的时候甚至还可以友善地谈谈自己对一些事物的看法和理解,而现在的社区工作者直接就把NGO的工作人员当成了“潜在的50万”,有一种审讯的、防范的态度,更加没有交流的可能。

只能说,水温越来越高了。

谁能想到我们居然会有一天开始怀念那些跟国安一起坐在餐厅里喝茶的日子呢。

Show thread

偶遇一只小狗,送它半个包子,它抬头看看我,低头看看包子,叼起来一扭一扭,进院子了。院外树上,有个大松鼠,飞奔窜上窄墙,秒遁。

闻聿 boosted

我看到不少优秀女生倒贴劣质男的例子,均因为女生重度缺爱。中国大陆的重男轻女文化,导致很多女生从出生起就没感受过爱。
父母长辈给她们的只有嫌弃、冷脸、横挑鼻子竖挑眼、每吃一口饭就有人在旁边说一句 “家里的米都浪费在你身上了,唉!”
骗子甚至不需要专门设计一套骗局,只需要给她们一张稍微不那么臭的脸,一句稍微不那么难听的话,她们就像饥不择食的难民,像飞蛾扑火,去追逐骗子和陷阱。

注册毛象一个月了,没有营销号,没有大V网红,没有宣传喉舌,没有网络水军,没有删帖封号,岛民们自在言语,温和友好,清净安宁,仿佛赛博空间的山林隐居。

闻聿 boosted

一个可能冒犯人的自我反省。
本地一大流行就是爹味,很多人在这儿生活,可能难免就沾染上这种味道。具体表现为喜欢猜测和预判他人心理走位,喜欢觉得自己看穿了别人理解了别人体恤了别人,并且自以为和别人不同,自己的预判永远高于他人的预判。
这种权力感,有形无形的浸淫其中,实在是太难脱身。多多自省吧……

闻聿 boosted

@dixitqueAbrahamegoiurabo 你国人即使在一切交流道具都齐备的小环境里,也会无视一切可能,迅速而亢奋地拿起最低效的预判工具,只为了马上抢占充满着安全感的爹位。这时候你才意识到,原来在天真的你踏入这场聊天之前,对方就已经把你当作敌人了。

遇到不少母女关系紧张的案例,有一个显著的共同点:父亲工作忙。
丧偶式育女,对母亲的心理摧残,比丧偶式育儿严重得多。而女儿对母亲的反抗,往往比起儿子对母亲的反抗,更决绝。
我问那些痛恨母亲的姑娘:你和你父亲的关系怎样?她们常常说:我妈脾气坏,我爸被他烦得经常下班后也不想回家,就在外面抽烟,我很心疼他。
当女儿进入“爸爸的小棉袄”、“爸爸前世的情人”的角色时,就在家庭内形成了母女雌竞关系。父亲的隐身,正是坐山观虎斗,二者无论谁受伤,他都不会心疼,他只会想着:如果是个儿子就好了。

对于一些病入膏肓讳疾忌医不敢直面自己内心且不打算投入时间金钱认真疗愈的心理病患,我常常给的一个建议是,信佛或者信基督。
毕竟,很多人没有个体独立意识,认同、内化了大部分的不合理社会规则,被社会规定的欲望推着走,不肯阅读文学、电影、艺术,因为觉得“烧脑”,不肯做运动锻炼身体,因为会累,不肯承认自己有心理疾病,他们只是觉得“烦恼”、“迷茫”、“心累”而已。

闻聿 boosted

写太长的一点点想法 

@Riverbone 是的。威权依然有掣肘,修宪以后车轮就已经不是原来的方向了。我觉得现在的这些改革除了是慌不择路的选择,也是共在炫耀自己的铁腕。以前关于主义和方向的考虑和顾虑现在看来都不重要了,它敢做,就看看谁敢反。过去的一些明显的指鹿为马的试探就是在测口风,既然现在温水煮青蛙已经到了收网的时候,恐怕教育改革和生殖强制只是一个开端。惨的是这一代的年轻人,视野一旦打开了,就收不回去了,如果要强行包在铁桶里,不知道会不会逼出更多玉石俱焚的事情来。心理健康太重要了,但是在微博上都不知道怎么去不被炸号地说这些事。

RSS訂閱的blog列表當中,分享生活隨感的中國博主越來越少,似乎越來越少人有耐心維護獨立blog。以簡體漢字爲主要語言,且每月能有更新的博主,多生活在中國以外。

小組討論談到AV的時候,我就順便科普了三個關鍵詞: Xconfessions、 SILK、潮間帶

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可是若没有表达,看起来就像一个窥屏的僵尸号,申请关注很难获得通过。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里待久了,就会丧失组织词汇清晰流畅表达的正常说话能力。有点理解鲁迅的野草序言了:“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来毛象🦣两天了,感觉这里的人们,说话有人味儿,亲切自然大方有趣也有爱,温温柔柔皆是正常人的模样儿。

读过《美國的反智傳統》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half:
neodb.social/books/495/

Show older
mas.to

Hello! mas.to is a general-topic instance. We're enthusiastic about Mastodon and aim to run a fast, up-to-date and fun Mastodon instance.